讀懂廣州·粵韻丨廣州公園幾多變 歲月流轉景常新

發佈日期:2024 年 06 月 14 日 12:42
  • 分享至:

越秀公園內的五羊雕像


一百多年前,廣州引入「公眾所有,平等共享」的現代公園理念,率風氣之先建成第一公園(今人民公園)、海珠公園等服務市民的公園。從此,一個個鮮花似錦、生機盎然、人文薈萃的公園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如今,這座城市錯落分布著1400多個公園,點綴著人們的生活。童年的歡笑時光、青春的詩意季節、成年人的放鬆一刻、老人愜意與安適的駐足,都與它們息息相關。一座座公園,成了人們生活里最長情的陪伴。


東山湖公園


人民公園園址從隋朝起至清末均為官署。1921年,公園向公眾開放,定名為第一公園。1926年改名為中央公園,1966年更名為人民公園。園內石獅、石屏均為清代遺物,其中一對肇慶白玉石獅已有300多年歷史。

廣州文化公園園址在清代是十三行的核心區域。1951年,廣州在此舉辦「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後辟為廣州文化公園。「迎春花會」「中秋燈會」「羊城菊會」是70多年來公園堅持不輟舉辦的「一年三個重頭戲」。

1958年,廣州市發動幹部、工人、學生及居民義務勞動,開挖麓湖、流花湖、東山湖、荔灣湖。湖建成後,周邊洪患息,澇孽解,繼而開園道、植林木、築亭架橋、栽花種草,辟作4大公園。

……

萌芽

「公園」一詞的古義:特指官家花園,供少數人娛樂所用。「公園」一詞的今義:指供群眾遊樂、休息以及進行文娛體育活動的公共園林,最本質的特點是公眾性、平民性和開放性。

公園古今含義截然不同 唐代廣州已有公共景區

「公園」一詞的古今含義截然不同。「公園」一詞最早見於成書於南北朝時期的《魏書·任城王傳》,其中有「表減公園之地以給無業貧口」之句,意思就是建議減少官家園囿,將土地分給無業的貧民。在中國古代,「公園」一詞,特指官家花園,供少數人娛樂所用。說到「公園」一詞的今義,根據當代《漢語大詞典》,「公園」是指供群眾遊樂、休息以及進行文娛體育活動的公共園林,最本質的特點是公眾性、平民性和開放性。

公園文化的萌芽在中國古已有之。古代一些官府園圃或者私人園林就具有向民眾半開放的性質。歷史上著名的蘭亭集會所在地蘭亭,就是公園的雛形;唐代,休閒文化深入平民生活,長安曲江池定期向公眾開放;南宋的西湖集皇家園林、眾多私家園林、寺廟園林和公共園林於一身。這些場所都帶有早期公園的基因。

廣州「六脈皆通海,青山半入城」,四季繁花似錦,綠意盎然,孕育出「暢朗輕盈、精巧艷麗、求實兼容」的嶺南園林。古代,廣州雖無以「公園」二字命名的園林,但公共空間早已有之。

菊湖就是古代廣州的一個公共空間。它是三國時吳國刺史陸胤率軍民開鑿的人工湖,唐代被開拓成遊覽區。據考證,菊湖在今越秀山南麓一帶,自唐後期起,此地一直是風景區;宋代,「菊湖雲影」被評為羊城八景之一。古時,菊湖一帶廣種木棉,每逢木棉盛放時,來此踏青遊玩的人絡繹不絕。「花敷殷艷,十里相望如火」,說的正是古人在菊湖一帶賞木棉的情形。

如今北京路附近的西湖路,在南漢國時期是一個廣袤的人工湖,名曰「西湖」(西湖路的地名正由此而來),亭台樓閣,點綴湖上。當時,這裡是皇家園林,到了宋代,西湖一帶被開放為士大夫雅集之處,既是文人墨客吟詩作賦之所,也是公共風景遊覽勝地。如今教育路旁的藥洲遺址仍有很多詩畫碑刻,正是文人墨客遊玩留下的印記。

除菊湖、西湖之外,廣州還有一些具有公共性的遊覽勝地,浮丘石就是其中一例。浮丘石本位於今廣州中山七路東段,是珠江中的一座石島。宋明時,浮丘石上築有亭台樓閣,栽植荔枝、梅、竹等,文人墨客紛沓而來,開創「浮丘詩社」。廣州城裡有座番山,在宋代是廣府學宮後花園,到了明代又成遊覽勝地,入列明代「羊城八景」,前來遊玩者絡繹不絕。

當然,這些呈現出一定公共性質的遊覽勝地與現代意義上的公園還相去甚遠,只能說是早期公園的萌芽。

「公園」之稱百年前出現 清末長洲島建黃埔公園

100多年前,現代意義的公園在中國出現。

早在清代中後期,廣州十三行裡的外商就在商館內建美國花園與英國花園。後來,沙面靠珠江一側建有帶大草坪的公共花園,對公園的發展產生一定的影響。1868年,上海外灘公園在租界落成,其英文名PublicPark被譯作「公共花園」或「公家花園」。1905年,《申報》將其簡化成「公園」二字,這一稱謂從此流行開來。

對當時的中國人來說,現代城市公園的確是新鮮事物。晚清年間,清政府派了五位大臣出洋考察西方的「導民善法」,他們回來報告了四個新事物,分別是博物館、圖書館、公園和萬牲園(動物園)。不過,這四件新鮮事物在中國「落地」時,全被歸於公園的框架中。

提倡興建公園的人士認為,公園「有益於民智、民德」。於是,20世紀初的中國出現了一批對國人開放的近代城市公園,其中有齊齊哈爾龍沙公園(1904年)、天津勸業會場(1905年)、崑山馬鞍山公園(1906年)、無錫錫金公花園(1906年)等。

清光緒年間,廣州首個名字內帶有「公園」二字的園林——黃埔公園在長洲島誕生,門口掛有兩廣總督岑春煊題寫的「黃埔公園」牌匾,東側有柯拜船塢,西側是黃埔魚雷局的機關樓,北臨長堤,堤外是珠江;園內花紅柳綠,沿牛膀山而上,山腰有琉璃瓦半山亭,山頂有望江亭。不過,長洲島彼時為郊區,市民不便前往,且該園主要是供魚雷局官員休閒娛樂之用,故而雖有「公園」之名,但公眾性、平民性和開放性大打折扣。民國時期,黃埔軍校師生在緊張的訓練、學習之余,經常到此休閒。如今,公園遺址位於黃埔造船廠一角,唯牛膀山上留下了兩個亭子,向人們訴說往事。

先聲

開設公園的初衷是啓蒙和培養現代公民,廣州歷來得風氣之先,設立公園也不例外。民國肇始,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對廣州建設「花園都市」寄予很高期待。他認為,廣州具有建設「花園都市」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倡議在廣州興建公園。

1918年,《廣州市市政公所布告(第一號)》列明瞭五大事項——「拆城基、辟馬路、設市場、設公園、設工廠」,設公園就是其中之一,並「擇定舊撫署為第一公園」。


人民公園是廣州第一座服務於市民休憩活動需求的城市公園。


廣州第一公園中西合璧 開風氣之先引領新風尚

起初,廣州公園的命名很簡單,就是第一公園、第二公園、第三公園。

1921年10月12日,廣州市第一公園(今人民公園)正式對外開放,由著名建築師楊錫宗設計。他早年攻讀於康奈爾大學,擔任這一設計任務時才25歲。他把西方的設計元素融入公園設計,注重中西合璧,以南北向道路為中軸線,與廣州城舊中軸線重合,軸線左右對稱,佈置四組花壇,內有噴水池等。大門設計採用意大利三間柱墩式,中間寬可通車,兩側設小門以便出入。


圖為1918年的《廣州第一公園設計圖》,1921年公園建成時並未完全實現。


當年的新聞稱,第一公園建成之時,20萬市民第一時間爭睹風采。1926年,第一公園易名為「中央公園」,後來公園內又建了音樂亭、網球場等。廣州無線播音台(電台)亦在此開播。

民國初期,在國內很多城市,逛「公園」算是高端享受,但廣州的第一公園卻早早實行了「免費制」。創辦於北京大學的《現代評論》雜誌因此大為感慨,發文說:「請你到廣州去,第一公園不要買票,誰都可以進去觀賞,哪裡有什麼貴族與平民之分?」

第一公園綠草如茵,樹高葉茂,空氣新鮮,令人身心愉悅。公園這種既開放又私密的公共空間,備受年輕人青睞。很多新式婚禮也在公園舉行,其中,廣州第一屆集體婚禮就於1935年12月1日在中央公園舉辦。

第一公園還開展了各種公共活動,首次大規模紀念「三八」國際婦女節、慶祝北伐勝利、賑災募捐、節日遊藝、官員就職典禮等活動都在此舉行。

有趣的是,該公園還曾有虎、象出沒。1928年,一隻老虎從廣西被送到廣州中央公園,給公園增添了不少生氣。1946年夏天,一隻大象被帶入廣州城,露天豢養於中央公園,供市民參觀。為了讓大象生活條件改善,當年12月,市工務局撥款在中央公園內建造大象木屋一座,為大象遮風避雨。大象很快成為「明星」,深受遊客尤其是兒童喜愛。


人民公園曾有「明星」大象出沒。


超高的人氣加平民化路線,也給第一公園的管理帶去了一些困擾。怎麼維護好公園呢?1923年,廣州出台公園遊覽的細則,內容共13條,包括暫定每晨六點鐘開放,十點鐘關閉;不得踐踏草地;花卉果木不得擅行採摘;違者送警重罰等。這也是中國最早的公園規則之一。


人民公園曾舉辦過郵市。


從地鐵「公園前」站出來,人民公園就在眼前。樹影婆娑,街坊或在音樂亭內高歌,或在陰涼處打太極拳,或愜意聊天,各安其所、自得其樂。歲月荏苒,100多年過去了,這裡積澱下廣州人的集體印記。去年,人民公園歷史文化廳在公園一角落成。走進其中,彷彿走進一條穿越百年的時光隧道。這裡能回看40、50、60、70後記憶中的大象、兒童遊樂場、觀鳥區;還能回顧公園舉辦的各屆中秋燈會、迎春花會、秋菊展、郵市等,昨日時光在此重現,親切又溫馨。



■ 廣州第一公園規矩十三條

1.園門暫定每晨六點鐘開放,十點鐘關閉;

2.赤體跣足者不得入內;

3.遊行園內須循正路,不得踐踏草地;

4.花卉果木不得擅行採摘;

5.園中木椅,只可端坐,不得偃臥竪足,致失觀瞻;

6.兒童遊戲,不得擲石角鬥;

7.食物渣滓,不得棄置地面;

8.痰涎鼻涕,不得任意吐抹;

9.往來均宜由門口出入,逾垣越閘,當作匪論;

10.凡攜帶犬、馬及一切能傷害人之物,概不得入;

11.所有園中大小各物,均不得擅動;

12.每晚搖鈴關門,聞聲即出,不得逗留;

13.入園遊覽,須遵守以上規則,違者送警重罰。


20世紀90年代,參加集體婚禮的新人行經人民公園北門。


東較場第二公園未建成 海珠公園存世5年被拆

廣州第一公園順利落成,但第二公園、第三公園命運多舛。第二公園選址東較場,面積逾13萬平方米,比第一公園還要大。但1922年為籌集軍餉,東較場被劃分成多個區塊分別拍賣。最終,第二公園未建成。

第三公園選址海珠石(今長堤一帶)。1926年7月4日,公園建成開放,面積約4000平方米。最初,該公園擬名為「廣州第三公園」,後來採納市民意見,定名為「海珠公園」。

海珠公園的建築風格中西交融,呈東西軸對稱形狀。沿著中軸線,程璧光銅像、銅壺滴漏亭、李忠簡公讀書處、音樂亭、噴水池等錯落。夏季週末,常有樂隊前來音樂亭演奏,吸引了大量遊客。1928年11月,遊園者達13萬余人。不過,到了1931年,因經濟發展需要,海珠石與長堤馬路連成整體,一條新馬路(即今沿江路)穿過公園所在,存在僅5年的海珠公園就此消失。

統計顯示,截至1934年,廣州市建成了中央公園(今人民公園)、觀音山公園(今越秀公園的一部分)、東山公園、海幢公園(舊稱河南公園)、永漢公園(今廣州中山四路南越王宮署遺址)、淨慧公園、石牌公園、白雲公園等9處公園。

發展

20世紀50年代,文化公園落成。此後,廣州掀起建設公園的熱潮。1949年到1959年間,廣州修復海幢公園,開闢沙面公園,新建廣州起義烈士陵園、植物標本園(今蘭圃)、流花湖公園、東山湖公園、荔灣湖公園、麓湖公園、曉港公園、東郊公園(今天河公園)、華南植物園、海員公園(今黃埔東苑)、廣州動物園(遷址重建)、芳村公園(今醉觀公園)、蟹山公園等,全市公園數量達20個。

全城關注文化公園棋賽 紅線女唱粵劇作見面禮

從廣州地鐵六號線、八號線交會處出站,就到了廣州文化公園。這裡鬧中取靜,十三行博物館、棋文化國粹館、水產館、中心台等依次映入眼簾,自然人文、會展商貿、群眾文化、體育健身等在此有機融合。


文化公園航拍圖


廣州文化公園的故事,要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初。1951年,經三個多月的建設,12座展館在這裡拔地而起,之後舉辦「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兩個半月間共接待153萬人次。交流會結束後,場館被改建成帶地方博物館性質的文化園地,名為「嶺南文物宮」,1956年又改名為「廣州文化公園」。巧的是,「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嶺南文物宮」「廣州文化公園」三個名字均由葉劍英題寫。

廣州文化公園中的水產館中有一副鯨骨、長達17米,被視作「鎮館之寶」。除了展覽館,廣州文化公園還有露天劇場、音樂曲藝廳、溜冰場、遊藝室和棋壇等,深受街坊喜愛。

1956年,廣州文化公園舉辦了「穗港象棋名手友誼賽」,廣州棋手楊官璘、陳松順對戰香港曾益謙、黎子健。雙方開賽前,報紙廣為宣傳,開賽時穗港電台現場直播戰況。當晚,公園內觀眾如雲,達十萬之眾,公園之外,幾乎家家戶戶都在聽直播。棋賽轟動五羊城,棋壇一代宗師楊官璘從此威名遠揚,廣州文化公園如今還留有其雕像。


紅線女曾在文化公園中心台演出。


文化公園中心位置有一個舞台,叫作「中心台」。文化公園有個「慣例」,但凡有名演員來廣州演出,都要千方百計請他們光臨中心台,給現場觀眾獻演一兩個代表性節目。精彩演出往往全場爆滿,常常「高台一齣戲,場下萬人觀」。在老廣記憶中,朱逢博、胡松華、才旦卓瑪、侯寶林、馬季、劉詩昆等都曾登上中心台。粵劇大師紅線女20世紀50年代從香港返回內地,還未正式演出,便先登臨中心台,用紅腔演唱一曲,作為獻給廣州觀眾的見面禮。


1983年文化公園菊展

廣州文化公園的菊花展覽遠近聞名。


70多年來,「迎春花會」「中秋燈會」「羊城菊會」是文化公園堅持不輟舉辦的「一年三個重頭戲」,是深入老廣記憶的傳統文化盛事。1953年,公園首次舉辦菊會,「滿園盡帶黃金甲」的場景讓廣州人如痴如醉。1965年,菊會上還出現了一個有趣的場面:幾個外國友人站在一盆大立菊旁反復觀察、來回徘徊。他們疑惑「自己國家也有菊花,為何中國的菊花開得這麼好?」工作人員翻查資料後找到了答案:中國是菊花原產地,三千多年前《禮記》就記載,中華大地有一種「正色唯黃」的菊花,後來菊花傳至日本、歐洲。

義務勞動挖湖建公園 4大人工湖留下記憶

從廣州文化公園的落成開始,廣州掀起建設公園的熱潮。1949年到1959年間,廣州修復海幢公園,開闢沙面公園,新建廣州起義烈士陵園、植物標本園(今蘭圃)、流花湖公園、東山湖公園、荔灣湖公園、麓湖公園、曉港公園、東郊公園(今天河公園)、華南植物園、海員公園(今黃埔東苑)、廣州動物園(遷址重建)、芳村公園(今醉觀公園)、蟹山公園等,全市公園數量達20個,是之前的兩倍多。

其中,四大人工湖的開鑿與公園的開闢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20世紀50年代,每當暴雨季,今麓湖一帶的上下塘、登峰常成「內海」。流花地區、東風西路一帶,包括大北立交橋等,每逢大雨和汛期,也往往遭水浸。荔灣區逢源街華貴路一帶,一下暴雨就容易內澇。東山湖一帶古時是東濠湧與珠江匯合口,湖沼交錯,蚊蟲滋生。麓湖、流花湖、荔灣湖、東山湖的開鑿以及公園的建成,不僅解決了洪澇,也讓市民有了風景秀麗的公共空間。


流花湖公園


流花湖公園北門矗有一巨石,上刻《廣州群眾義務辟湖碑記》,記錄了當年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1958年2月,廣州市政府發動幹部、工人、學生及居民義務勞動,挖湖築壩整治環境……群眾踴躍參與,參加義務勞動的達170多萬人次,挖填土100多萬立方米,逾年四湖始成,從此洪患息,澇孽解,空氣得以調節,耕地尤賴灌溉,繼而開園道、植林木、築亭架橋、栽花種草,辟作公園……

廣州的公園還見證了中外文化交流,1986年10月,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訪華期間到訪廣州,曾到流花湖公園「打卡」,並親手栽種一株從英國帶來的橡樹。如今,這株橡樹枝繁葉茂,矗立在公園一角。

興盛

改革大潮起珠江,廣州公園亦日新月異:在郊區,流溪河、石門、帽峰山等森林公園陸續建成;在城區,一批精品工程陸續落地。今天,公園已經成了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在公園裡賞景、社交、鍛鍊、休憩……公園,讓生活多了色彩,讓城市生機勃勃。

新型公園陸續湧現 為生活添一抹「綠」

「愛她,就帶她去雲台花園玫瑰園……」這是廣州年輕人的「戀愛經」。1995年建成的雲台花園成為年輕人的「拍拖」勝地,裡面有大面積觀賞草坪、玫瑰園等14個景點,輔之以夜景燈光和音樂噴泉,一步一景,令人心馳神往。

廣州公園融合中外造園手法。在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李敏看來,雲台花園受意大利台地園、法國宮廷花園的影響較大,充分表現了「花城無處不飛花」的造園主題。這種兼容並包的特色在廣州並不少見,草暖公園、東風公園都有一定的英國園林情調;珠江公園則吸收了美國和日本現代造園的手法。

21世紀以來,簡約大氣的新型公園在廣州陸續湧現,功能十分豐富。珠江新城內的大小公園、從化青雲公園、增城廣場、花都馬鞍山公園、蘿崗香雪公園、南沙濱海公園、番禺城北公園等就是其中翹楚。

珠江新城是全球300米以上建築密度最高的地段之一,但也有花城廣場、珠江公園、海心沙、臨江帶狀公園等多個低密度的新型公園,成為市民健身、休閒的最佳場所。

花城廣場南面,廣州塔高聳入雲,與南邊面積約11平方公里的公園——海珠濕地遙相呼應。海珠濕地面積相當於3個紐約中央公園或1.8個杭州西湖,是全國一線城市中規模最大的生態綠核,被譽為廣州「綠心」。

海珠濕地開放後,南崗河濕地、南沙濕地、花都濕地、海鷗島濕地、貝崗濕地、大沙河濕地等一批濕地公園先後誕生。

值得一提的是,廣州的新型公園大多不設圍牆,諸多以前有高牆的公園亦開始「拆圍透綠」。有人評價,這也是在打破無形之牆。公園景觀與城市街景融為一體,公園的「綠」透出來,讓市民看到廣州之美,公園更加親民,傳遞的是城市以民為本的溫度。

今天,廣州的公園還多了許多文化氣息。越秀公園東秀湖畔,樹蔭下一棟乳白色的二層建築引人注目,這就是陌上花開里的花城書房。走進書房,書香、花香、茶香撲面而來,市民慕名而來,有人靜靜坐下來,品讀廣州故事;讀累了喝口茶,看看紅花綠葉,消散困意;看完散散步,公園裡綠蔭環繞,鳥語花香,千年文化名山的魅力近在眼前。

公園陪伴市民成長 美景與愛不可辜負

公園免費開放,是廣州人收到的幸福大禮包。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起,人民公園、荔灣區青年公園先後免費開放。2009年7月1日,廣州一次性將越秀公園、流花湖公園、東山湖公園、麓湖聚芳園、星海園、聚龍山、火爐山等32個公園免費開放。多個公園免費開放後的首日遊客暴增:聚芳園、星海園接待遊客比平時增5倍;雕塑公園的遊客數量是平時進園人數的3倍多……「免費」舉措讓市民與公園更親近。

從「賞綠」到「享綠」,公園成為人們家門口的「詩和遠方」。


遊客在海珠濕地觀鳥。


早晨,廣州大大小小的公園裡生機勃勃,人們或引吭高歌,或健步如飛,或信步休閒,新的一天被喚醒了。街坊陳志宏喜歡帶上家人逛天河公園。「這裡有大片綠地、樹林、湖泊,空氣清新,一家人可以在湖邊散步、跑步、騎車,或者在草坪上野餐、玩耍,享受大自然的美好,還可以帶孩子們逛逛園內的粵暉園,感受嶺南風情,休閒之余還能增長知識。」

傍晚,珠江新城裡的公園是附近市民休閒的最佳場所。哪怕只有一會兒空閒,街坊瑤瑤也要從花城廣場旁的寫字樓來到珠江公園跑步。「忙裡偷閒逛公園,是應對城市快節奏的生活態度。從寫字樓來到公園,一下子就能轉換心態。」瑤瑤說。

近兩年來,每到週末,街坊羅梓威喜歡帶孩子到二沙島的大草坪露營。他發現,大家的露營熱情都挺高,要想有好位置,就必須趕早。週末的二沙島草坪上,人們玩飛盤、踢球、下棋、泡茶、放風箏……玩得都很高興。其實,這樣的場景在廣州的多個公園裡都能見到,公園成了人們享受美好生活的「標配」。

廣州的公園也是年輕爸媽「遛娃」的好去處。番禺區萬博商圈四海城有一個恐龍公園,每天都有家長帶著孩子前往「打卡」。各種各樣的「恐龍」叫聲此起彼伏,「小恐龍」還會突然從蛋里冒出來,不少孩子玩得樂此不疲。

廣州還建成了13個兒童公園,擁有全國最大的兒童公園體系。「到兒童公園‘遛娃’,小朋友能玩一整天。」寶媽王葦來說,廣州多個兒童公園成了她的「遛娃」神器。王葦說,今年六一兒童節,廣州兒童公園打造了「1米高度」的風景,巡遊花車裝點鮮花和氣球,「萌」味十足的童趣巡遊方陣對小朋友產生了不小的吸引力。

公園還為人們認識自然、親近科學提供了空間。科普作家瘦駝已定居廣州約4年,他常陪伴家人到二沙島、黃山魯、火爐山、天河公園、大學城中心湖等公園游賞。他說,廣州公園四季常青,生態豐富,也是科普教育首選之地。

撫今追昔,從古時公園的萌芽,到延續百年的公園建設潮,廣州的公園越來越多,類型越來越豐富,為廣州人帶來越來越多的「小確幸」。據統計,至2023年底,廣州建成社區公園、口袋公園、生態公園等各類公園1426個。廣州正努力建設城園融合的全域公園城市。計劃到2035年,廣州公園不少於2000個,讓城市更有面子、讓市民享受「裡子」,給廣州人帶去更多的幸福源泉。




瀏覽次數:259


蓮花時報


199a10e12f43ff00eee98a755967c50.jpg

同創集團-小.jpg

茅台.jpg

超然-小.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