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清除率不是法律允許的推算方式 中院裁定將案件發回重審

發佈日期:2021 年 04 月 08 日 17:56
  • 分享至:

1.jpeg       


       2019年3月13日凌晨2時許,甲在一間酒吧消遣期間飲用了含酒精成份的飲品。隨後於凌晨3時7分,甲駕駛輕型汽車沿澳門商業大馬路由新八佰伴往英皇酒店方向行駛,當駛至英皇酒店正門附近時與乙駕駛的輕型汽車發生碰撞。在警員到場並要求甲乙出示車輛文件登記期間,甲趁警員不注意時逃去無蹤。2019年3月13日11時45分,警方在甲的住所尋獲甲,經對甲進行呼氣酒精測試,測試結果為血液中酒精含量達0.72克/升。檢察院因此控告甲觸犯1項醉酒駕駛罪、1項危險駕駛道路上之車輛罪及1項逃避責任罪。

       初級法院審理後,認為根據國內外的研究報告顯示,人體血液中的酒精濃度隨時間衰減之“酒精清除率”,均大致為每毫升血液中的酒精濃度每小時下降0.17至0.104毫克,並以此來推斷酒駕之人當時的血液中的酒精濃度。若按上述標準進行推算,甲案發時的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約為2.187克/升至1.618克/升,基於此裁定甲觸犯1項醉酒駕駛罪並判處6個月徒刑及禁止駕駛1年9個月,以及觸犯1項逃避責任罪並判處6個月徒刑及禁止駕駛1年,兩罪並罰,合共判處9個月徒刑的單一刑罰並緩刑2年執行,同時科處禁止駕駛2年9個月的附加刑;但裁定甲被指控觸犯的1項危險駕駛道路上之車輛罪的罪名不成立。

       甲不服,向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主要提出原審法院在審查證據方面明顯有錯誤。

       中級法院合議庭對案件作出了審理。關於醉酒駕駛罪的證據審查方面,合議庭同意原審法院對於透過錄影片段及證人證言而認定上訴人在駕駛時有受酒精影響的認定符合證據認定準則和經驗法則。然而,對於原審法院透過相關“酒精清除率”對上訴人事發時的血液酒精含量作計算及推定,合議庭則認為有待商榷。根據《道路交通法》第115條,酒精測試是必須透過呼氣測試、血液化驗又或者醫生檢查而進行。即是說,為符合道路交通法所規定的醉酒駕駛罪的檢測必須遵守交通法及補充法規所確定的檢驗方式。原審法院採用了“酒精清除率”的推算方式判斷上訴人在事發時的血液酒精含量,而這一方法並非相關法律及法規所確定的檢測方式,因此,原審法院在認定上訴人的血液酒精含量時違反了確定證據價值的法律規定,存有審查證據方面明顯有錯誤的瑕疵;而在逃避責任罪的事實認定方面,原審法院綜合分析相關證人,尤其是涉案司機以及現場處理事件警員的聲明而認定上訴人離開現場的事實符合審查證據準則和經驗法則。然而,考慮到沿自控訴書原審法院認定關於逃避責任罪的事實與上訴人是否酒後駕駛的事實有關連,因此,有關事實亦沾有合議庭在上述所認定的審查證據方面明顯有錯誤的瑕疵。因此,合議庭決定將卷宗發回初級法院,以便按照《刑事訴訟法典》第418條規定,由另一合議庭對整個訴訟標的作重新審判。

       綜上所述,合議庭裁定上訴人的上訴理由成立,將卷宗發回初級法院重審。

       參閱中級法院第976/2020號案的合議庭裁判。


編輯:Alex

來源:新聞局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5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