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托監管流形式 家長討伐獲聲援

發佈日期:2020 年 09 月 03 日 10:25
  • 分享至:

備受關注的托兒所虐兒事件至今起已有三宗陸續被曝光, 受害幼兒的家長在社交平台發表貼文,表示發現孩子身上有不明瘀傷,懷疑孩子在 托兒所被施虐,隨後報警處理。有家長指出,涉事托兒所是氹仔某知名私營托兒所, 並早有疑似情況發生,而涉事托兒所「一於懶理」的態度,也讓人質疑當局是否監 管得力,直呼「不能草草了事」。

驚見不明瘀傷 托兒所反應冷淡
8 月 29 日,有家長在社交平台發文指控懷疑孩子在托兒 所受虐,事件引起社會轟動。該名家長在貼文中以「救救無辜的小朋友吧!」發出哀求,並形容即使事件已過去一個多星期, 仍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貼文中指出,該家長 於 8 月初送孩子入托,本以為孩子入托後會如自己憧憬般開心 地和其他小朋友玩,一起與老師友好互動,豈料美夢開始之際, 竟是噩夢之端。入托次星期,家長替孩子換衣服時發現其手臂 內側出現不同程度的瘀傷,當時仍不以為然,直到隔了兩天再 幫孩子洗澡,驚見不明來歷的瘀傷再次出現,家長才方知事態 嚴重。她表示,小朋友此段時間不曾讓第三者照顧。

至於第二名受害幼兒家長,其實早在 7 月初已在社交平台 發文聲討該托兒所,從家長貼出的照片,清晰可見孩子身上有 明顯紅色瘀傷。該家長透露,事由當日收到托兒所電話,反映 發現孩子身上有瘀傷,家長遂趕到現場瞭解事件,豈料學校負 責人與家長會面時劈頭就是一句:「個傷啲色應該唔係今日嘅, 係咪之前整親嘅。」家長聽罷立刻要求翻查閉路電視以視真相, 然而監控「又朦又細」,形同虛設,家長唯有報警處理。

事件釀至八月中,有另一名家長發現自己的孩子有類似情 況出現,據悉該名家長當時見到孩子身上有瘀傷,已即時向托 兒所反映及瞭解情況,托兒所負責人稱其孩子想搶奪教具,上 課期間也較好動,惟後來經翻查閉路電視後,見工作人員動作 較粗魯,期間更有推頭動作,其後該名家長致電托兒所表示不 會再回去,相關負責人在電話中回覆稱「唔好意思,唔係我哋 想發生。」

三名受害家長批評托兒所從事發至今化身「隱形人」,一 直採取消極冷淡的態度回應。而另一邊廂,網絡上盛傳三名孩 子的瘀傷為同一助教所為,該助教患有情緒病,但有關消息仍 待證實。

受害家長怒斥社工局未主動聯絡事件曝光後,社工局回應獲悉事件後已介入處理,包括主動接觸幼兒的家長,前往托兒所瞭解幼兒受傷原因及情況。 然而受害人家長卻指控,社工局不但未有主動聯絡三位受害家長,甚至在第三單案發生了十天後,也是家長主動聯絡社工局 協助跟進,受害家長更直指有人疑似做戲:「其實邊個做主動 唔緊要,但係自己無主動就唔好刻意強調:包括主動接觸幼兒 家長。」她們亦表示,驗傷過程緩慢,除了難以呈現傷口實況, 也擔心再有幼兒受害,是次報警求助並非想索要賠償,只求公道,希望托兒所和當局能認真對待事件。

社工局局長韓衛於 9 月 1 日受訪時表示,上半年有四宗小朋友在托兒所受傷事件,其中一宗為小朋友跌傷,另三宗仍在調查中,三宗屬同一托兒所,最早的投訴在七月初收到。對於是次事件,他回應指由於警方仍在調查,不便透露,但目前未有機構需發出處罰。他強調,調查權在警方,但社工局收到投 訴後有到托兒所巡查。除非有明顯清晰的人為錯誤,才會作防範性停止機構運作,但目前未有足夠證據。

社工局又稱,會不定時突擊檢查各間托兒所,確保托兒所 設施和運作符合規範,同時嚴格按照投訴機制程序,對每宗投 訴個案開檔記錄、接觸投訴者,以及到相關社會服務設施調查 搜證。倘投訴成立,將依法處罰相關設施。

對於當局所指的「證據不足」,不少市民感到詫異,網上 留言隨即四起:「三單同一間學校都證據不足」、「咁都證據 不足,以後小朋友真係要自求多福啦」等,有人認為即使沒有 人虐打兒童,也應該考慮有疏忽照顧罪名,也有人揶揄當局「唔 放上網都唔會跟,算什麼主動處理。」

私托監管形同虛設 誰保障托兒安全

澳門博彩業為澳門居民提供大量就業機會,但 其 24 小時無間斷的經營模式,則導致不少家長需要 日以繼夜輪班工作,當中更有部分為雙職家庭,父母 唯有送孩子入托解決照顧問題,澳門入托需求也與日 俱增。然而澳門對托兒所的監管制度,仍存在憂患, 待當局適時調整:

一、目前,私托雖然與受資助托兒一樣受《社 會服務設施發牌制度》所規範,但違犯相關法律時, 只有 200 至 20,000 元澳門幣之間的罰款,罰款之低 根本難以阻止違規情況發生,當中更有部分情況未 有處罰機制。立法議員、婦聯副理事長黃潔貞表示, 例如早前有私托突然結束營業,相關法律亦未能處理 有關情況,法律的監管力度明顯不足,令這些子女入 讀私托的家長們缺乏保障,由於相關制度訂立至今 已超過三十年,她建議當局應對有關制度進行檢討, 加大對私托的監管。

二、本澳幼兒托管日益增加,現有托兒服務是 否能有效應對急增的嬰幼兒數量,而托兒和幼兒教育 的服務是否配套完整,當局仍應作出統計調研,以呼 應社會需求。

三、托兒所教職員人資緊張問題一直存在,當 局除了應為托兒所教師、人員提供更多保障,緩解請 人難的問題,也應該強化對工作人員的監管,加大對 師資力量的支持,並制訂具體標準,從根本解決難題。

四、幼兒遭受不當管教時,因表達能力欠缺, 往往無從陳述,使施暴者有恃無恐,當若再次發生疑 似事件時,托兒所在處理過程、通報機制等又是否 有具體的指引,以讓家長能通過措施保障自身權益, 這些都需要當局適時配合跟進。


編輯:Khai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60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