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死灰復燃 水客捲土重來

發佈日期:2020 年 09 月 10 日 10:17
  • 分享至:

近日本澳走私活動猖獗,拱北海關於9月4日搗破一個活躍於珠澳兩地的走私集團,走私貨品初步估計案值高達10億人民幣。水貨重災區關閘、台山一帶,也因為水貨客隨街「執貨」所留下的垃圾問題,導致區內居民怨聲四起,令走私活動的問題再度燃起。

水客「翻生」  關閘現煙火   

隨著珠澳兩地恢復通關及香港持續封關,澳門走私活動近日再度「翻生」,甚至因為少了香港水貨客分一杯羹,本地水貨客比以往更大膽猖狂,即使近日海關進行了一系列的打擊活動,亦無阻走私生意風生水起。水貨重災區北區一帶,大批水貨客每天不分日夜聚集在街道旁分拆走私商品,一直到深夜十一點才「捨得散水」,人群聚集加之水貨客隨街「執貨」所遺留下來的大量垃圾,造成衛生、噪音、治安等問題,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

記者現場發現,素有「澳門水貨街」之稱的關閘馬路幾乎被水貨客所霸佔,除了一板板貨堆滿店鋪門口,整條街可見至少有20到30名水貨客匆忙不斷,大包小包地裝好走私貨品。從水貨客的言談中聽到,他們彼此分享著「走私攻略」,並互相研究如何有效利用最小空間裝滿最多貨品,以及如何才能在來回一轉中獲利較多而又不被發現。除此之外,離關閘只有三分鐘路程的關閘天地及彩虹苑商場,即使連日來被警方接連掃蕩該區的水貨店,收繳近千萬貨品並拘捕相關人員,該區水貨店也依然屹立不倒,水貨客的足跡悠然「遍地開花」,遍佈關閘附近一帶。

區內居民王先生反映,水貨客活動一般由早上九時至晚上十一時,整天都非常吵鬧,更有水貨客看中唐樓沒有管理處這一點,在附近的唐樓梯間分貨及隨處便溺,衛生環境持續惡劣,也有水貨客把貨品的紙皮箱及包裝垃圾隨處堆積在街道側。對此有居民補充道,把垃圾堆在街道側已經算是「比較有手尾」,有更多的水貨客任由垃圾丟在大廈門口:「試過有一次兩卡車水貨擋住大廈門口完全唔留生口,仲要大廈鎖都同你拆埋!」

海關重拳  「貓鼠」鬥智鬥勇

澳門海關及治安警今年截至8月共查獲逾 3,000宗水客走私案,當中約三分一案件涉及外僱,被搗破的較有規模的水貨店有6間。本月4日,海關更破獲一宗案值高達十億人民幣的走私活動,涉案金額之高可見走私集團式經營的規模日益壯大。而近年比較有規模的走私模式,通常是水貨集團在網上收集內地訂單,然後從日本等海外地區購買化妝品、食品、電子產品發貨直飛香港,再經海路運送到澳門,集團繼而派出負責搬運的「螞蟻」把貨物一件一件送至內地,再以快遞形式散貨給貨主。

有水貨客偷偷告訴記者,皆因連日來警方接連打擊水貨生意,目前水貨商店已不接受散客帶貨,走私的固定流程也有所變化,從過去「打開門」歡迎散客帶貨,到現在需要聯絡負責人才能加入走私行列,過程變得更謹慎聰明:「通常聯絡人會約你到指定地點,然後再去佢店鋪攞貨。」現場所見,某些店鋪用半掩鐵閘的方式確保交易安全,水貨客需要摀身才能進入店鋪。

至於走私貨品依然包羅萬有,包括煙酒、奶粉、洗頭水等、也有手機及其他電子產品,任由水貨客選擇。該名水貨客憑經驗與記者分享,出入境時也可以與其他水貨客「通水」哪個海關正在當值,如遇上執法比較嚴厲的海關,就要自己小心為上!另一位梁姓女士水貨客,正等候其姐妹一同帶運數罐奶粉到拱北交貨,她透露過去曾被內地海關抓過幾次,隨後授予記者「走私貼士」,說明眾多走私商品中,奶粉、煙酒及電子商品風險較大,而且近期海關相當勤力,有可能要罰錢或坐監,並對記者表示「睇你想唔想博咯!」

水客隱難言  一蚊皆血汗 

澳門水客問題近期集中暴發,除了當中的利潤所然,相信也與新冠肺炎疫情不無關係。受疫情影響,澳門各行各業均受到嚴重衝擊,截至今年6月底,澳門的總人口為 68.54萬人,按季減少1.07萬人,主要是居澳外地僱員減少所致,意即這段期間已有逾萬名外僱被辭退。另外本澳失業率也自疫情以來上升至3.4%,不少本地居民正經歷著失業或放無薪假的問題,即使內地已逐步恢復赴澳自由行,但澳門經濟要恢復至疫情前仍需要一定時間,故此不少人紛紛加入走私隊伍以望維持生計。

在澳門工作的外僱邱小姐受訪表示,過去她也會順手幫內地朋友代購化妝品、沐浴露、洗頭水等貨物,但都只是順手帶一帶,並無意加入走私活動。但自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她便面臨著每個月只有五千元左右的薪資,最近她和部分外僱同事更被公司告知不獲續約,因此趕在離職前盡地一鋪,每日利用大量時間來來回回走多幾趟水貨賺錢。被問及會否害怕外僱身份會因為走私而被取消,她表示因為回到老家也未知是否可以找到工作,所以也顧及不了那麼多,賺得多少是多少,自己小心一點便好。

另一名操著濃厚石岐鄉音,年近古稀之年的伯伯接受訪問透露,自己正準備帶著雙肩包裏的煙酒矇混過關。他說自己每天會跑四轉左右,視乎自己當天的體能,好景的時候可以一天賺到幾百元,被問到是否擔心會被海關抓到,他黯然慨嘆「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自己年事已高無法再從事正當行業,唯有鋌而走險希望賺多幾個錢旁身:「鬼唔知走私犯法咩,走私都係勞動錢,我地每一蚊都有血有汗,尤其依家夏天,有時候走一轉已經覺得頭暈身㷫。」記者採訪當天氣溫為32度,他隨後拿出褲袋裏的毛巾擦擦額頭上的汗珠。

根治「水貨」 承載社會關注

有學者指出,水貨客及代購的盛行其實更可視作為一個經濟學現象,而非法律法規能徹底根治的。其產生的根源還是兩地商品存在巨大的價格落差和關稅問題,尤其部分價格高昂的電子產品、化妝品甚至奢侈品。因此一直有學者建議,內地應主動降關低稅,減少進口商品的境內外差價,以擠壓水貨客的盈利空間。

另一方面,社會更應該反思為何看似民安物阜的澳門,多年來依然有一批水貨客要「知法犯法」以換取微薄的收入,而他們大部分為中老年人士,當中更不乏上了年紀的公公婆婆,除了加入水貨大軍之外,仿佛社會再也沒有他們的容身之地。因此,除了從治理上對症下藥,也理應關注社會背後的問題,提供適切援助,才能從根本上骨牌式地層層解決問題。



編輯:Khai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887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