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隨筆】世界水利工程典範

發佈日期:2021 年 10 月 28 日 15:11
  • 分享至:

10232.jpg

作者/張國良

 

中國地域遼闊,分南方北方,一般人都將長江作為南北方的分界線,但中國南北方的標準分界線是淮河和秦嶺。淮河發源於河南桐柏山區,由西向東,流經河南、安徽、江蘇三省,全長約1000公里,在古代和長江、黃河齊名。原本淮河幹流經過淮安盱眙縣折向東北,從淮安響水縣(原漣水縣)雲梯村入海。  但從漢代開始,黃河由於上游植被嚴重破壞,經常氾濫南侵淮河河道。黃河奪淮,改變了中原地區地理和水系的佈局。由於黃河水位高,大量泥沙形成大面積的淤積,浩瀚的水流在淮安盱眙和淮陰之間的窪地彙聚成為洪澤湖 。匯入淮河的黃河水衝垮洪澤湖大堤,從高郵湖和裏運河流入長江。淮河入海的故道就此淤積成為高於地面的廢黃河。後來黃河又北上改道,由山東流入渤海。淮河從此沒有自己的出海口,長江成為淮河唯一的出水口。由於淮河入長江的水道狹窄,每到洪水期必有水災。

我們從小就聽到淮河水患和國家治淮的許多故事,上周到淮安走了走,才真正感受到淮河的洶險和我國治淮之偉大。在淮安,淮河的影子幾乎無處不在,治淮工程縱橫交錯。此情此景才真正使人感受到淮安--淮水安瀾的厚重含義。

據記載:從公元前252年至公元1948年的2200年中,淮河流域每百年平均發生水災27次。特別是在16世紀至新中國成立初期的450年中,每百年平均發生水災94次。每當大洪水氾濫,幾十個縣市、上千個鄉鎮淪為汪洋澤國,受災人口數千萬。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黃淮並交,洪水暴漲,明祖陵、泗洲城和周圍許多村莊均浸入湖底。1950年6月底7月初,淮河流域連續降雨,淮河又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水患。毛澤東在看到淮河災情報導後心情十分沉痛,提筆寫下「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他嚴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導淮計劃,由政務院通過後即開始動工。按照毛澤東指示,周恩來親自部署治淮工程。

從1951年11月至1953年5月,120萬人次民工,開挖修建了一條橫貫蘇北東西的大型人工河道蘇北灌溉總渠。總渠西起淮安洪澤湖邊的高良澗,東至鹽城濱海扁擔港口入海,全長168公里。蘇北灌溉總渠的建成改變了千百年來黃河、淮河並患蘇北的局面,為淮河上游地區排洪和總渠沿線農田的灌溉作出了重要貢獻。但受當時經濟及技術條件限制,蘇北灌溉總渠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淮河洪水入海的問題。1991年的江淮大水,蘇北裏下河地區損失慘重。於是國務院決定在蘇北灌溉總渠北側建設一條平行的淮河入海水道。從1998年10月28日至2006年10月21日,淮河入海水道全面建成。淮河入海水道起於淮河下游洪澤湖東二河閘,貫穿淮安市的清浦區、淮安區和鹽城市的阜寧、濱海縣,分別在淮安區境內與京杭大運河、在濱海縣境內與通榆河立體交叉,在濱海縣扁擔港入黃海。全長163.5公里,河道寬750米,深約4.5米。淮河入海水道的建成結束了淮河800多年無獨立排水入海通道的歷史,使洪澤湖防洪標準從5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2007年7月10日至8月2日,淮河入海水道行洪22天,共下洩洪水36億立方米,相當於一個洪澤湖的蓄水量。蘇北灌溉總渠工程和淮河入海水道工程從根本上治服了淮河洪水隱患,使淮河沿線2000萬人口、3000萬畝耕地安全得到了保障。

淮安是國家治淮樞紐工程所在。淮安南郊的京杭大運河與淮河入海水道的交匯處,有一組亞洲最大的水上立交工程。共由4座大型電力抽水站、11座涵閘、4座船閘、5座水電站和24座水工建築物組成。淮安水上立交樞紐工程是實現淮河入海水道與京杭運河各自獨流的工程。站在淮河入海水道水上立交橋頭,極目遠望,水道縱橫。橋上是京杭大運河,右側是淮河入海水道,左側是蘇北灌溉總渠 。淮河入海水道大堤像兩條巨臂,護衛著水上立交;上部航槽承接京杭運河南北航運,船隊往來如梭;下部15孔巨大涵洞自西向東溝通淮河入海水道;橋頭堡建築鋼索纜橋,猶如彩練當空,將現代工程與淮安古運河文化融為一體,成為淮安水利風景區的一幕奇景。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73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