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隨筆】姥姥的箴言

發佈日期:2021 年 09 月 30 日 10:31
  • 分享至:


作者:崔武梅

我姥姥去世將近六十年了。她是在一個大年三十的下午病逝的,終年僅六十多歲,已病了好一段時間,人骨瘦如柴。

當時,正是國家的「三年困難時期」,食物及生活用品都很匱乏,但又畢竟要過年了,家裏的大人們都忙著燒鍋做菜、洗刷搞衛生,準備吃年夜飯了。我則在家門口跟鄰居小朋友們玩耍,是聽到母親聲調不高的哭泣之後趕緊跑回去,才知道家裏出事了。

姥姥過世的時候,我好像在上小學二年級,正是剛開始懂事、但又不大懂事的年齡。對於她的死,我心裡有些難受,還有點害怕。姥姥的名字,大人沒講過,至今我也不知道。也許,對我來說,「姥姥」就是她的姓名,一直很親很親。

我小時候的那些年,父母親都一心撲在工作上,天天不是上班開會,就是支農下鄉,連回家、吃飯都不大經常。現在回想起來,他們是放心地把我丟給姥姥,一天三頓飯和穿衣睡覺,主要就由她照顧了。姥姥沒文化大字不識,完全是從大別山裏一個叫做「毛竹園」的地方出來,是隨「幫公家做事、吃公家飯」的女婿女兒,即我的父母一起進城,幫著料理家務、照顧孩子的典型農村老太太。

跟姥姥一起生活期間的具體場景和細節,我大都沒留下什麼印象。但姥姥的面貌,在我腦海中至今卻一直很清晰;她對我講的一些片語只言,儘管當時我有的詞意聽不懂,有的字也不會寫,甚至在自己成年以後仍只能毛估帶猜,最終也不敢肯定是否已字字識得正確。不過,認真地回憶起來,她所傳授我的,都是屬於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反映勞動人民純樸品德的人生哲理,用當下的話來說,就是些「正能量」的東西。

記得最清楚的一次,姥姥在燒飯。那時候,液化氣當然聞所未聞、根本沒有,就連那種無煙的粉煤,都得靠每月計劃供應,根本不夠燒,誰家能燒上煤爐,已算得上是件奢侈的事了。因此,即使在城裏、在機關家屬大院內,家家做飯都靠用土坯和泥巴砌成鍋灶,然後再去街市上買梱柴草,有時還在路邊揀些枯枝落葉,帶回家作燒火用。

那天,大約是逢冬季太冷,放學到家的我,一頭便紮進鍋門口,緊緊依偎著正在燒鍋的姥姥,邊烤火取暖,邊學著一小把、一小把地把柴禾塞進「鍋洞」裡,慢慢地煮飯、燒水。也許就因了這場景吧,姥姥好似不經意地跟我說了一句,「火要空心,人要忠心」。當時我一點都不懂得其中意思,她也沒再作任何解釋。現在想來,姥姥這話恐怕只是有感而發,自言自語,既講了如何才能把火燒旺的生活小常識,又表述了她自己一生的做人原則。其實,並非是對我講的,更不會指望我能聽明白。但真的好奇怪,從此我就牢牢記住了姥姥的這句哲理名言,並且也有意無意地影響到自己這幾十年的為人處事。真得謝謝姥姥!

姥姥另一句讓我從小到大,一直銘刻在心的哲言,叫作「上對下是真心,下對上是虛心」。其中的「虛心」二字,應該是她的原話,我沒有記錯,大概是「不實心實意」的意思吧!但到底對不對,就始終搞不清了。不過,等我長大並走上社會,特別是為人父之後,對姥姥的這句話,卻有了深深的領悟,甚至偶而記憶起來,還會在心裡邊隱隱作痛。

姥姥帶我的時候,我年齡很小,不可能懂得、也無能為力去孝敬她老人家。而我的父母,雖然總是忙工作不顧家,但印象中,除了受物質生活條件所限外,他們對姥姥從無不恭不敬之言語,甚至有次,我還聽到他倆說過「(姥姥)年齡大了,身體差了,不能再太勞累她了」之類關切的話。然而,姥姥究竟因何會有此感歎,我實在已無從得知。不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撇開自家可能有過而我渾不知曉的生活小矛盾,姥姥歷經人生苦難、洞見世態炎涼,深明社會人性中的弱點甚或是劣質,且又無可奈何,並進而有些失望,該是不爭的事實。姥姥,真對不起你!

現如今,一恍又五六十年過去了,我都已被家裏的晚輩喚作「大舅爺、大爹爹」了!可一回想起姥姥,就仍能從心底裡湧流出對她割捨不斷的摯愛親情,仍能夠吸取到、品味到她樸素無華的人生哲言,且屢屢獲益良多。由此,我還更有理由相信,再隨著年齡的增長,此情此義,此言此理,當會貫穿運用於我的一生一世,甚或還有可能是三生三世~

姥姥、姥姥,能夠做您的親外孫,我永生永世都無比的幸福、無比的幸運!今天,今夜,您能夠聽見我說話了嗎?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50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