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園】一個民族的悲歌

發佈日期:2021 年 08 月 31 日 16:37
  • 分享至:

作者:教業中學 胡馨尹


來自中國極北方的遲子建,無論是故鄉還是名字似乎都顯露著些許厚重。可直到翻開《額爾古納河右岸》,我才知曉她的文字是那樣細膩深刻,淡淡的筆觸下,是一段哀痛的回憶,一段滄桑的歷史。

書中借由鄂溫克族最後一個酋長女人的口吻敘述了鄂溫克這個馴鹿遊牧民族在中國近代幾十年間的飛速發展的歷史背景下歷經瘟疫、戰爭、饑餓,逐漸衰落,走向消亡。

這是一個人相信萬物生而有靈的民族,河流、湖泊、雨雪、山川、馴鹿,原始的鄂溫克民族敬畏自然的一切。但可惜這樣的一切看來有些善良又愚昧的行為,在現代社會中不會被接受,被認為是落後、追不上時代步伐的民族習性,往後也不會再有人主動繼承。這是一個如風的民族,在鄂溫克人的遊牧生活中,死亡如同影子一般長伴左右。但面對族人的逝去,鄂溫克人顯得格外淡然,他們的生死觀原始而又豁達。也許妮浩的孩子耶爾尼斯涅的確是不慎被洪水沖走,但在那個民族的眼中,他化作了黑樺樹的神明,用自己的生命救了自己的母親,他的死亡偉大而充滿意義。似乎在額爾古納河的右岸,人類與喜怒無常的自然以及不可預料的命運早已和解。因此,死亡不再可怕,而僅是生命的另一篇章,它循環往復,永無止息。所以,額爾古納河右岸的這群鄂溫克人,世世代代在「風聲」中降生,又埋葬於風中。就像他們來自於自然,又回歸於自然。

因此當現代化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向這個屬於馴鹿的民族奔來,鄂溫克人顯得不知所措,仿佛離開了森林將馴鹿圈養是對自己前身和祖先的背叛。他們是大海裡的魚,卻被困魚缸,每天安穩度日但只有牠們自己知道牠們不屬於這裡,它應該在海中懷抱浪花,親吻泡沫而非被禁錮在此,等待被投食、餵養。

時代變遷,身處邊緣的人們身不由己地被捲入發展的洪流。澳門亦是如此,但我並不痛恨城市的發展,即便它往往帶着些無可奈何。因為在此刻,在這片紙迷金醉的繁華鬧市之中,我忽然發現了我與故鄉那條古老的紐帶自然的聯繫。這不在於我身處何地,而是日常生活中的那一座寺廟,那一舞醉龍,那一聲海浪,那一片雲朵。我們的「故鄉之念」還殘存在我們的基因裡,我們內心總有一個位置留存給「故鄉」,可是它不那麼容易被發現,也越來越被看輕了,或者說是被時代有意無意地放下了。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41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