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隨筆】河內遇前輩戰地記者

發佈日期:2021 年 04 月 22 日 17:21
  • 分享至:

       作者:張國良

       

       越南首都河內位於越南北部的紅河三角洲,是一座擁有1000多年歷史的古城,從11世紀起就是越南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河內在古代為中國故地。西元前111年漢武帝設交趾郡,河內屬交趾郡。唐朝時河內為交州總管府(後為安南都護府)轄下的宋平縣,是當時越南北部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別名“紫城”,後改稱“大羅城”。越南脫離中國獨立期間,現今河內地區曾為越南李、陳、後黎諸封建王朝的京城。11世紀初,越南李朝將大羅城改稱為“升龍”。

       1397年,越南陳朝將首都從升龍遷都清化,並將清化稱為“西都”,升龍稱為“東都”。1407-1427年間,越南為中國明朝佔領,河內是明朝交趾布政使司(交趾省)的省會,稱交州府。1831年,阮朝的明命帝見城市環抱於紅河大堤之內,遂改稱為“河內”,一直沿用到今天。

       法國殖民統治時期,河內曾是“法屬印度支那聯邦”總督府所在地,從此給河內帶來法國風。中法戰爭期間,清朝劉永福統率的黑旗軍曾在河內紙橋大敗法軍。1945年八月革命以後,胡志明在河內巴亭廣場發表《獨立宣言》,河內成為越南民主共和國首都。

       在中國駐河內經參處招待所等車南下的一個多月中,每天都能見到從國內各部門來商談抗美援越工作的領導和幹部。從我到河內的1966年3月開始,美軍飛機對河內地區的轟炸己日趨頻繁,轟炸的目標和設施越來越廣,所幸河內市中心居民區和外國使領館區還沒成為美軍轟炸目標,因此我們所住招待所地區尚屬平靜,但日夜都不斷聽到淒厲的防空警報聲,街頭巷尾都佈滿各式各樣的防空洞,還有不少居民在修復和加固路邊的防空設施,因此我們外出受到嚴格限制。國內來的同志都很喜歡和我聊天逗樂,因為他們除談工作外沒有其他任何安排,那時人員精幹,工作效率高,不象現在人浮於事、成天開會,故而大家有不少空餘時間。特別是晚上,天氣悶熱,蚊蟲飛舞,沒有電扇、空調,在蚊帳中不易入睡,大家就只好一起聊天吹牛。說起越南河內的蚊子,簡直大得嚇人。我們雲南形容蚊子大說"三個蚊子一盤菜"。河內的蚊子還真的是三隻蚊子可裝一小盤。蚊子腿近寸長,一節白一節黑,看著都嚇下,咬一口紅腫一大包,癢得幾天都下不去,又不敢狠抓,怕抓破發炎。最可惡的是在你上廁所裸露的一刹那,它都會抓住機會在你敏感處盯一口,你挨了咬還不好講。

       招待所極少有象我這樣年紀小的人住,一住好多天,又特別能吃,因此比較招人關注和喜歡。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位從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來的攝影師,我還清楚地記得他們的名字,一位叫蘇中義,一位叫解廷勇。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簡稱“新影”)是中國生產新聞紀錄電影的專業廠,其前身是成立於1938年的延安電影團。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曾經被譽為歷史上的“皇家攝影隊”,在涉及共和國的重大活動、歷史事件等方面具有權威的拍攝地位,誕生了大量共和國歷史上最重要、最具有文獻價值的新聞紀錄片。1992年我在新華社秘書長任上,該廠領導曾專門請我去他們在北京總部參觀,明確希望能歸屬新華社,我積極支持並爭取,可惜未能如願,至今遺憾。後來他們於1993年劃歸中央電視臺。蘇中義是黑龍江哈爾濱人,1948年就開始從事於新聞紀錄電影工作,是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製作部主任、總攝影師,拍攝過著名紀錄片《抗美援朝》。解廷勇也是著名攝影編導,他1963年曾隨國家登山隊攀登西夏邦馬峰,拍攝了紀錄片《征服世界最高峰》。他們這次來是要拍攝紀錄片《抗美援越》。蘇中義年紀較大,喜歡講故事。解廷勇年輕些,經常開玩笑。他們都是經歷和知識都非常豐富的戰地記者和專業攝影師。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許多知識,特別是他們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

                                             

(本文由作者提供)

                                            

 





蓮花時報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微信图片_20211221125227.jpg



 
瀏覽次數:627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