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隨筆】五十五年前的今天

發佈日期:2021 年 04 月 16 日 09:35
  • 分享至:

       作者:張國良

       

       55年前的今天(1965年7月10日),我到北京參加革命。我是1965年7月9日在解放軍江蘇軍區所在地鎮江登上去北京火車的,我們一行70多人,包了一節車箱。那一年5月,我在家鄉江蘇省蘇州張家港(當年還是沙洲縣)的梁豐中學高中畢業。畢業考試後就一直在接受解放軍空軍選拔飛行員的體格檢查和政治審核。縣裡由兵役局負責,蘇州由軍分區負責,南京軍區還有專門的選飛辦公室。體檢十分嚴格,反復細查,負責檢查的是一些大校軍醫,從小沒查過體,每次脫衣服都膽虛虛的。政審也很嚴格,聽村大隊黨支部書記說接待了幾批去調查的軍人,查到祖宗三代、七姑八姨。一個多月後的6月底,蘇州軍分區的錢政委告訴我,我己基本合格,回家待命。我回家等待期間,梁豐中學王校長告訴我,因我出身良好、品學兼優,已被學校和縣委推薦保送中國科技大學宇宙航行系,這個系是當年新設,全國只保送13人。校長強調,當飛行員是國家需要,但他更希望我去當宇航員。我那時只知道聽黨的,就是聽領導的,絲毫沒想過自己怎麼選擇。7月初接縣兵役局通知去蘇州軍分區集中。兵役局韓局長到汽車站給我送行,見我背著母親給我準備的印花土布包袱,包袱裡是母親自己做的一床被子、一雙布鞋和兩身粗布衣服,韓局長還開玩笑說,到部隊什麼都有,家裡帶的東西還會寄回來。到蘇州後,第一次坐人力三輪車入住軍分區招待所。又經過一輪體檢後奉命去江蘇省軍區鎮江招待所集中。軍分區錢政委專門來看我,說挑選的飛行員人數超過100人指標,上航校前還要減幾個,到時候可能會送我上國防大學。到鎮江後,突然又要我參加一項緊急測試,題目都是多位數加減乘除數學題,題雖不難,但考試時間很短,反應不快會做不完。參加測試的人很少,我第一個做完題出來。專程送我到鎮江的蘇州軍分區錢政委在門口接我,說我考得很快很准。接著他送我去見北京中央機關來的幹部。北京來的兩位幹部同我單獨談話,問的問題都很簡單直接,如你願意去黑龍江嗎?你願意去新疆嗎?等等。那個年代我們蘇州鄉下農村孩子沒見過世面,只聽家裡老人說黑龍江冷得會凍掉耳朵,新疆大沙漠裡盡是妖怪,都是很可怕的。可我那時都只知道黨的需要就是我的志願,因此我都大聲回答:黨需要我就去!當天晚上,錢政委到我住處看我。他鑽進我的蚊帳告訴我好消息,說北京的幹部要我去北京了,到北京中央機關參加革命,多麼光榮啊!錢政委臨走還激動地吻了我的臉。

       第二天下午我就被送上了去北京的火車,一上火車就看到同我談話的兩個幹部,他們說整節車箱都是我們一起的。我第一次坐長途火車,車箱裡人滿滿的,又悶又熱,頭昏腦脹,還不時噁心想吐。聽口音同行的大多是蘇北人,他們很激動、很活躍,又唱又鬧。我一個人不知道和誰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有點想家,想起我離家時家裡的狗都咬著我褲腿送出老遠。

       1965年7月10日早上,我們到達北京火車站。下車後在車站廣場集合,兩位元幹部才宣佈我們將進入新華通訊社學習工作,並當場分班,大部分分到電務訓練班,到北京通縣雙橋基地報到。我和10多位同學分到外語培訓班,學外語出國當新華社駐國外記者。當時多數同學滿心以為到北京上軍校,沒想到是到大家都不瞭解的新華社,因此都有點迷惘,後來不少人還鬧情緒。我是最安份的,覺得能到北京很好,聽領導的沒錯。

       我們進新華社的第一天都要填參加革命工作的表,參加革命的時間從到北京的那天算起。從此這個時間就一直跟著我的履歷。我們外訓班15人住在天安門旁邊的石碑胡同,每天早上跑步繞天安門一周,然後從前門沿城牆跑去宣武門西街57號的新華社大院。新華社給我們每個學員發18元津貼,發一張乘公交的月卡,冬天還發棉衣棉褲。我們定糧每月33斤,不夠吃有老同志捐助糧票。開學前去新華社國際部資料室説明整理剪貼資料,參加軍訓。我們雖然臨時歸新華社教育處管,但實際很少有人管我們,因此覺得應該有個自巳的組織,於是根據紅色電影中的故事發起成立了一個俱樂部,大家選我當了俱樂部主任,一直到9月份外訓班開學。

                                             

(本文由作者提供)

                                            

 





蓮花時報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微信图片_20211221125227.jpg



 
瀏覽次數:413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