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的奢華

發佈日期:2021 年 01 月 07 日 16:32
  • 分享至:

       作者:孟昌明, 美籍華裔藝術家,曾經在世界各地舉辦一百餘次個人畫展,出版著作《老子的憂鬱》、《天國的夢遊》、《唯美的恍惚》等近二十部。作品《晴空萬里風荷舉》曾獲世界華人藝術白金獎。


摩洛哥,那一塊塊的藍色有股抽象的詩興執著,常常漫遊在人聲鼎沸的街市,藍得純粹而多情,奢華而低調——地中海的浪漫被這一襲藍收拾得如此妥帖——即便是卡薩布蘭卡的大道上,也絕少現代都市帶著數碼味道的燈紅酒綠。隨便一個小鎮子,摩洛哥珠寶、阿甘油、地毯、陶器、銅器、皮製品,牆面上大塊面的純色——紅、黃,尤其藍色,是構成整個國家地理風貌的散文基調。

在大西洋邊上,或者可以嗅出了從直布羅陀飄來的法國、西班牙或是葡萄牙的滋味,地中海上,阿拉伯的風情又是如此那般的情味盎然,喝著摩洛哥實篤篤的咖啡、醇厚的葡萄酒,一面清空頭腦中固有的、對美和藝術的某些認知習慣,中年油膩膩的隨波逐流是個思維方式或是角度或是層面的病,最能夠在藝術的面紗底下發酵——清空,清空,還是清空,再好的data,都要有一個刪除、提速的過程,這個過程對於藝術家來說就是不斷消滅一種既成的思維方式和審美習慣——一個人云亦云的嘉年華會便是腐蝕藝術家靈性的開始。

我放棄形,想在心裡去建造一個自我的形,這個形又是對北非街市的燒錄,是對摩洛哥小巷的定格,更是對一個美學瞬間的把握和提純。在這樣的一個美學原點下,形是一個東方哲學層面的大象,在恍兮惚兮的境界裡唱著一曲唯美的歌謠。

點線面黑白灰,羅馬的古典悠揚和阿拉伯街頭巷尾的浪漫在摩洛哥成了一個恒古恒新的變奏,我在海風下面呼吸著人間煙火的林林總總。

想起來三十年前一個詩人寫給我的句子——筆是驅趕世紀的鞭子,風景總是那樣憂鬱,這時候我卻真正讀懂,抑或是這詩行本身埋下的簽語,美是活生生的、脆弱的、稍縱即逝的一個哲學命題,或者,乾脆直接,美是時間最執拗又最飄忽不定的風景。一切自以為是裝模作樣的藝術裝點,到底對於自然而言,是做作的。


(本文由作者提供)




蓮花時報



 
瀏覽次數:21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