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孝胥寫字》

發佈日期:2020 年 11 月 24 日 16:09
  • 分享至:

 作者:孟昌明, 美籍華裔藝術家,曾經在世界各地舉辦一百餘次個人畫展,出版著作《老子的憂鬱》、《天國的夢遊》、《唯美的恍惚》等近二十部。作品《晴空萬里風荷舉》曾獲世界華人藝術白金獎。


書法家題識,寫牌匾堂號,算是一個文化時尚。牌匾有個性有內涵,它的屬性就超出了功能本身,行業中給餐館、藥店、書齋、公司的題識不少,而給銀行提招牌則更是不一般的書法高手,如郭沫若題中國銀行,秦萼生題招商銀行,而交通銀行則是民國著名書法家、曾任偽滿洲國總理大臣鄭孝胥書寫。

當時,寫交通銀行四個字的潤格是大洋四千、寫完銀行老闆滿心歡喜,這幾個字沿用至今,行楷的架,魏碑的神,看得出書家不凡的功底和修養。

鄭孝胥自己說過:「曾鬻字滬上,年入二萬金。」,當時的十里洋場靠賣字年入兩萬金的,大概也只有這個出身福建的書香子弟做得到。民國書界有北于南鄭之說,北于為于右任,南鄭是鄭孝胥,于右任先生是碑學大家,德高位重,在秦漢魏晉的碑版中做了畢生研究,鄭孝胥可以和于右任比肩也足見其書法的段數之高。

鄭孝胥學顏真卿,又蘇東坡,再殺進北魏的刻石,一般說來顏真卿的正大嚴謹在唐楷中地位舉足輕重,唯學顏者多皮相,出顏者少之又少,而蘇、黃、米、蔡打的是外家拳的路數,鄭孝胥的聰明恰恰是在流行的審美語言中獨闢蹊徑,入顏而出顏,蘇東坡的率性被鄭孝胥收納得不失規矩又個性十足。鄭字奇正相切、相生,顧盼生輝,在石門銘和瘞鶴銘的幽光中寫就個人書法的一代篇章。

當年,嘉興人沈寐叟曾經和鄭孝胥有過交集,沈是學者型的書法大家,行筆老辣穩健,入木三分,往上數,鄭家自爺爺輩起,四代出了十個舉人,五個進士,兩個被欽點為翰林,對一個家族而言不得不說是光宗耀祖之德行,而政治和社會的選擇,亦讓鄭孝胥在人生的紀念碑上被刻下「大漢奸」的痕跡。

 

 (本文由作者提供)




蓮花時報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微信图片_20211221125227.jpg



 
瀏覽次數:1768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