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趙詫利大戰巫人國(七)

發佈日期:2020 年 10 月 21 日 17:08
  • 分享至:


第七節 解毒藥物試驗


殺人王於是讓退役的美軍戰術專家萬加沙給予他們一些防守上的指點,萬加沙軍事經驗極其豐富,他馬上觀察並指出了什麼地方比較弱,什麼地方不合理,陳華品一一把這些都記下來,之後殺人王下令全部人員返回龐那市,繼續不斷地研究如何引誘敵人過來襲擊的方法。這個時候,哈撒一直研究箭毒的來源,終於發現那是一種植物性的毒物,來自一種花,而這種花毒是產於深山野嶺當中,很輕的分量就可以讓人麻醉,如果分量比較重的時候,就會置人於死命。至於草藥的解毒方法,並非是百分百有效的。殺人王期待哈撒能夠研究出一種針藥,注射入人體之後就可以對這種毒有一種免毒作用,即使身中了毒箭或者毒矛,也不會中毒。如果這個成功了,就可以做計劃深入敵人腹地來攻打他們的部落了。

一連多日,土人部落的人都沒有出現。哈撒在這個時候有很充裕的時間做各種各樣的試驗,他在市場裏面買了很多狗和白兔,夜以繼日地研究。而殺人王則非常頻繁地進進出出他的實驗室來察看。很多時候他都是沉默不語的,哈撒看著他說:「我知道你心裏面很著急,但是試驗藥物不同於建一個房子,並不是催促就可以成功的。」

殺人王就說:「我並不是要催促你,我只是在擔心假如我們出發去進攻土族部落的那一天,你的試驗還沒有成功的話,應該怎麼辦?」

哈撒說:「詫哥,你這麼快就想要深入腹地去和他們作戰了嗎?」

殺人王說:「我們來的目的,就是要為了追回中國人的行屍,追討賠償被害者他們家族的損失。這一連幾天,我們已經進行了一系列的登記工作,一旦我們計算出我們想要獲得的賠償總額,我就要興起問罪之師,進攻土族部落地區,大開殺戒,為我們的目標去戰鬥。我不要再坐在龐那市這裏挨打。倘若在出發那一天,仍然沒有可靠的解毒藥物,那一旦我們的人中毒箭或者毒矛,戰鬥力就會馬上失去,而且還要消耗一個人來專門治療照顧傷者。之前沒有經過實際的戰鬥,我們不知道土族部落人有這種厲害的毒武器,經過這幾輪的戰鬥,我們知道有毒的武器比子彈更加厲害。例如一個人左手中彈了,仍然可以用右手來作戰,甚至腹部中彈了,仍然可以用左手掩護,右手持槍作戰。但是,一旦中了毒,人的戰鬥力就馬上消失了,即使是你的小手指頭中了毒,全身也都會被麻醉,這個時候就立刻需要人來照顧,需要人來治療。這樣子的話,就等於一個人中毒,失去兩個人的戰鬥力了。倘若中了子彈受傷,但並不致命的話,中彈者還有機會自己照顧自己。我們面對這樣的毒武器,如果沒有辦法預防或治療的話,很可能深入深山老林後,作戰失敗。」

哈撒就說:「我希望你能夠耐心等候,因為我對這種植物性的毒物已經有了基礎的了解,現在是逐一試驗研制一些藥用來對付它,但仍然是有碰運氣的成分,植物的毒和動物的毒不一樣,動物的毒是可以通過製作血清來解毒,而植物的毒則不能夠制成血清,所以呢,需要有更大的耐心來嘗試。在我還沒有研制出防毒的注射劑之前千萬不要深入去進攻。如果進入土著部落人的區域,我們將面對著不計其數的毒箭和毒矛,絕對沒有辦法應付的。」

殺人王搖搖頭說:「很難等太長時間啊,這裏的僑胞經濟脆弱,我們這一次的戰鬥經費,完全都是由里約熱內盧的商會支持,他們也不能支持太長久的戰事啊!」

哈撒說:「最多十天,我可能就有滿意的結果了,難道十天八天的時間也等不及嗎?」

殺人王默默地點了一下頭,然後離開了。這天李裕昌過來了,他說他找到了一個熟悉土族部落區的吉百人,他可以為我們帶路。

殺人王說:「我先見一見他,聊一下土族部落區裏面的狀況,然後畫一張地圖之後才能制定進攻計劃。」

於是李裕昌就把一個吉百人帶過來了,但是這個人不讓別人知道他的真名,只是讓人叫他為小吉百。殺人王和他談了差不多一個晚上,他讓施施蘇把部落區裏面的一切細節都記下在一本小冊子裏面,以便隨時可以拿來翻看,並且仔細地繪制了一幅地圖。一向以來,土族部落是一直不允許白人測量部落區域的,政府為了避免測量員被人殺害,只好用空中拍攝的方法做一個粗枝大葉式的繪圖,而詳細的地形圖,還是要靠小吉百這樣的人來口述。殺人王首先要在行軍途中物色一些據點,據點要求必須有水源,有可以守的地形。因為進入了土著部落區之後要步行兩天,一切的給養是非常成問題的。

 




蓮花時報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微信图片_20211221125227.jpg



 
瀏覽次數:2648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