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廣州·粵韻 |最是中秋月圓時 灣區千里共嬋娟

發佈日期:2023 年 09 月 28 日 12:46
  • 分享至:


月。

光輝,皎潔。

耀乾坤,靜空闊。

圓滿中秋,玩爭詩哲。

玉兔鏑難穿,桂枝人共折。

唐·李紳


2023年中秋國慶假期即將來臨,穗港澳三地居民往來如梭,廣式月餅、柚子……與中秋節有關的商品跨境交易絡繹不絕,思人思鄉、人月兩團圓的氛圍漸濃。

小餅如嚼月,中有酥與飴。一塊塊廣式月餅,一個個圓潤柚子,慰藉著一代代穗港澳三地民眾的鄉愁,寄託著人們對家國團圓、幸福生活的美好期盼。讓我們在聲聲祝福里,共度千年前源自中原、又有嶺南特色的中秋佳節。

灣區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廣州市文化館今年推出了富有傳統中秋韻味的古風劇本游。


文化同源

粵港澳中秋節俗 均可追溯至盛唐

9月16日至29日,「穿粵記之尋味中秋」遊園會在廣州市文化館舉行。該活動根據中秋傳說和歷史故事創作,通過真人角色扮演,遊人可與「穿越」而來的「唐太宗」「李白」「張九齡」「蘇軾」「歐陽修」等大咖不期而遇,一起品讀中秋故事,穗港澳居民「同看一片月」的活動就此拉開序幕。

中國古人有重月傳統,「中秋」二字最早見於先秦,《周禮》有「中秋夜迎寒」之句。穗港澳文化同源,三地的中秋節均源自千年前的盛唐。盛唐時期,政治開明,經濟繁榮,社會安定,上至天子百官,下至黎民百姓,賞月之風盛行,遊子「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渴望團圓,漸漸孕育出中秋節俗。

據史料記載,唐玄宗曾計劃在太液池畔新建百尺高台,攜楊貴妃於八月十五夜「望月」。767年中秋之際,杜甫連續3天賞月,寫下《八月十五夜月二首》《十六夜玩月》《十七夜對月》等詩篇。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殷文圭的「萬里無雲鏡九州,最團圓夜是中秋」等唐詩名句更蘊含著古人祈盼在中秋「人月兩團圓」的願望。

唐代,張九齡鑿通大庾嶺後,中原與嶺南之間有了「高速公路」,中秋節俗從中原傳至嶺南。晚唐李群玉的詩歌顯示,彼時廣州人已在過中秋節:如《中秋越台看月》就描寫了詩人中秋節到越台(即越王台,今越秀公園中山紀念碑所在山崗一帶)憑欄賞月之心境。《中秋廣江驛示韋益》中的「同看一片月,俱在廣州城」之句,表達了古人在廣州過中秋節,內心最熱烈的渴求——團圓。

宋代,中秋節成為國家法定節日。穗港澳三地歷史上長期同屬廣州府管轄,民眾同度中秋佳節,賡續廣府習俗,自然是題中要義。即便到了當代,以詩詞歌賦贊頌中秋的古風依然在三地延續著,且融入小說等文學載體中。

20世紀七八十年代,當代大詩人余光中來到東方之珠,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在香港沙田住了約十年。他揮筆寫下《中秋夜》《中秋月》《秋興》等,收入詩集《與永恆拔河》,詩中皆是祈盼家國團圓的赤子心。

在金庸、古龍、梁羽生、溫瑞安等人的武俠小說中,中秋節總有故事發生。古龍筆下,西門吹雪與葉孤城在「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當年來自香江的文學古風一面喚醒了國人的俠客夢,一面又讓人們憧憬著未來的大團圓之日。

時至今日,居於濠江之畔、澳門教業中學的新口岸小學部教室里常傳來學生們集體朗誦古詩的琅琅書聲,「團圓」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主題。皮日休的《天竺寺八月十五日夜桂子》、李商隱的《嫦娥》、李嶠的《中秋月二首·其二》等名詩均是學生們經常朗誦的詩歌,孩子們在詩句里品味「同看一片月,萬戶盼團圓」的千古情懷。


中秋臨近,廣州光孝路街頭一家店鋪內外掛滿傳統燈籠。


民俗相近

三地歡喜過中秋 凡事注重好意頭

中秋節傳到嶺南後,穗港澳三地孕育出大抵相近的民俗。唐宋時,中秋節的重心是「賞月」「玩月」;到了明清時,中秋節的重心轉為「祭月」「拜月」,嶺南居民更注重「團圓」。清代《羊城竹枝詞》雲:「中秋佳節近如何,餅餌家家饋送多,拜罷嫦娥斟月下,香芋啖遍更炒螺。」 可見彼時過中秋,嶺南家家戶戶互送月餅,晚上合家賞月,吃節令美食已成慣例。三地居民過中秋,都是連過三天,十四「迎月」,十五「賞月」,十六「追月」,與杜甫時代如出一轍。

八月十四「迎月」。三地居民普遍提前一兩周準備採購過節食品,節前送親友,叫作「送節」或「拜節」。

八月十五「賞月」。清末民初,無論工作地離家多遠,廣府人均會回家過節,已分家的也會重聚在父母身邊。月亮初升,全家合坐,共吃團圓飯,晚飯後「拜月光」。儀式結束後,一家老少邊賞月邊話家常。

八月十六則是「追月」。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一家人再吃一頓,順便賞一賞十六的月亮。

除了月餅,柚子、菱角、田螺、柿子、香蕉、芋頭等是最常採購的應節食品。在三地居民眼中,柚子圓圓寓意團圓,「柚」與「佑」諧音,寓意月亮護佑;石榴,因果實多籽,象徵人丁興旺;「菱」與「伶」諧音,菱角煲粥食讓小孩子聰明伶俐;蓮藕,以糯米填充藕孔,寓意家庭團聚;田螺,啜食能明目。


每當佳節至,香港東岸公園總是熱鬧非凡。


在香港居民眼中,中秋時令的水果當屬沙田柚,略帶酸味的柚肉能解月餅的油膩。吃完團圓飯,柚子皮還可做燈籠,在皮上挖出不同的圖案,底部放上蠟燭,用竹竿及繩子固定便提著出去玩。

柚子燈在廣州同樣十分流行,孩子喜歡在中秋夜提燈玩耍。在越秀區光孝路,數家店鋪堅持手工做燈籠的傳統,每逢節前,必有年輕媽媽帶著小孩子前來採購。燈籠的形狀除了圓形、兔子、魚類外,還有花燈、哥斯拉等新式造型。待到中秋夜,小朋友成群結隊沿街踏歌而行,邊耍邊唱童謠「月光光,照地堂……」

舞火龍也是大灣區傳統味十足的中秋習俗。如今,廣州市白雲區江高鎮、均禾街、白雲湖街等地在節日期間依然有火龍出巡。舞龍者邊舞火龍邊齊聲高唱,孩子們則提著各色燈籠尾隨,附聲唱和。各家各戶爭相拜龍,把香火蠟燭插上龍身。

在香港,以前都是男性舞龍,現在部分社區的舞火龍開始有女性參與。以前大坑舞火龍儀式完畢後,火龍會被拋下銅鑼灣避風塘,象徵「龍歸滄海」。近年因應環保倡議已轉為焚龍,變作「飛龍在天」,祈禱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相互成就

廣式月餅百年來風靡全國暢銷世界

月餅最早出現於唐代,宋代蘇軾有「小餅如嚼月,中有酥與飴」之句,酥指酥油,飴指糖,當時月餅已有餡。穗港澳三地居民過中秋節,必吃廣式月餅。

广式月饼诞生于清末,虽然出现比较晚,但很快风靡全国,如今畅销全球,这背后折射出三地居民百年来携手并进,一起让广式月饼声誉鹊起的光辉历程。


月餅出現在廣州市舉辦的逛傳統中秋雅集上。


1889年,蓮香樓的前身「連香糕酥館」誕生於廣州。有一次,創始人陳維清煲蓮子糖水時打瞌睡,把糖水給煲乾了,他意外發現久煮後的蓮子軟糯香甜。於是,他把糊狀的蓮子當餡料放進餅里,做成了最早的蓮蓉糕點。陳維清的創新引發了連鎖效應,很快,廣州出現了「蓮香樓」「陶陶居」「廣州酒家」「趣香」「大三元」等月餅名牌,廣式月餅逐漸聞名。不久,香港商人來到廣州,請求開設分店。1918年,蓮香樓開拓到香港,紅極一時,如今港島的蓮香樓依然是街坊最喜歡的百年老店之一。

當年,香港率先推出「月餅券」這一新的營銷方式。原來,當時香港還不似今日繁華,街坊搶購月餅往往無法買齊,月餅券就是香港創新的預售月餅方式,會員使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供月餅,供月餅可一份份計,也可只供半份,一般一份為十盒,半份是五盒。後來,廣州也有了「月餅券」,街坊可憑券兌換月餅。

「小時候,中秋節前三個星期市面上就開始售賣月餅了,月餅用淺黃色的油紙包裹著,再包上一張紅紙,用麻繩捆好。當時的廣式月餅口味以豆沙、豆蓉、五仁為主。」老廣州馬修記得,後來,月餅還有了鐵盒包裝,一下子變得高大上了。

這個鐵盒的創意也源自香港。20世紀二三十年代,廣式月餅多用油紙、紙袋、卡紙盒包裝。20世紀六十年代後,香港經濟起飛,率先採用馬口鐵罐包裝月餅。改革開放後,廣州酒家率先用馬口鐵罐包裝替代卡紙盒,內地月餅商家也陸續改用馬口鐵罐包裝月餅。鐵盒保存能力佳,迅速成為月餅包裝的主流模式,深刻影響了全國市場。

香港中外文化交融,月餅不斷推陳出新。1986年,香港半島酒店的烘焙師傅從西點中找到靈感,在傳統廣式蛋黃蓮蓉月餅基礎上,首創迷你奶黃月餅。1989年,冰皮月餅在香港誕生,時至今日,冰皮產品已由第一代的白蓮蓉、第二代的綠豆蓉發展至榴蓮芒果、鳳梨、柚子、抹茶等各種口味;2014年,香港坊間出現了流心奶黃月餅;2019年又有了黑松露流心奶黃月餅,還衍生出芝士流心、抹茶流心、咖啡流心、巧克力流心等口味。

廣州月餅的創新也日新月異。去年廣州酒家與華南理工大學合作推出新品種,填補低升糖月餅的空白。今年,在利口福第五屆月餅傳承創新技能競賽暨廣式月餅製作技藝展示活動中,一系列創新月餅飄香全場。

澳門以前人口不多,月餅銷售量不大,基本由家庭作坊手工製作,以廣式口味為主。這些手工作坊大多隱藏在舊區下環街和義字街橫街窄巷內。20世紀70年代,翠蓮餅屋在澳門「誕生」,餅屋師傅開始選購產自香港和台灣的原材料製作月餅。後來,澳門陸續湧現出蘭香閣、英記、咀香園、遠來餅家等品牌。1999年後,澳門陸續推出新派月餅,如冰皮月餅、榴蓮月餅等,有些月餅還在大灣區其他城市的廠房批量生產。

艾媒咨詢2023年的調研數據顯示,廣式月餅最受國人歡迎,佔比53.8%。港式月餅作為廣式月餅的分支流派,近年來誕生的流心奶黃月餅、冰皮月餅等新派廣式月餅,受到消費者喜愛。

「往前回溯幾代,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從內地來的。」 香港歷史博物館的名譽顧問、收藏家鄭寶鴻認為,「港式月餅」的源頭是「廣式月餅」,追根溯源,祖國始終是它的根。

各具特色

過節風俗各譜新韻 思鄉情結始終如一

開放包容、兼收並蓄是穗港澳共同的文化底色。中秋節俗傳至嶺南後,穗港澳三地居民漸漸地又把中秋節過得各有特色、各有韻味,中秋習俗更豐富多元。

唐宋相交之際,南漢在嶺南立國,當時已有獨特的中秋節俗。每當上元、中秋,南漢先民燃燈祈禱五穀豐登,號曰「賽月燈」。廣州各里巷累瓦為塔,柴火被堆積在一起燃燒,火光映照全城,十分壯觀。如今,廣東部分地方依然保留此俗。

誕生於清中期的「竪中秋」(或作「樹中秋」)是廣州頗具特色的中秋習俗。所謂「竪」,是把中秋燈籠高高掛起。一般節前十多天,廣州城裡家家戶戶就用竹條扎制各式燈籠,或圓或方,也有扎成鳥獸魚蟲形狀的,如魚龍燈、鳥獸燈、花果燈、雞公燈、銅鼓燈等,燈上寫上「慶賀中秋」字樣,裱以彩紙或絲絹等,繪上各種圖案。當下,廣州不少社區依然保留著「竪中秋」的傳統,居民節前在小區的樹上掛起燈籠,烘托節日氣氛。


廣州文化公園中秋燈會


後來,到公園觀燈成為廣州人的集體記憶。1956年,中秋燈會在廣州文化公園首次亮相。2009年起,雲台花園每年均舉辦中秋燈展。當下,廣州人歡度中秋的地點越來越多,或往白雲山登高賞月,或到廣州塔摩天輪賞月,或到海心橋、琶洲大橋、獵德大橋、廣州大橋、江灣橋、海珠橋、人民橋賞月……也有居民坐船賞月,更有發燒友中秋夜到白雲機場乘飛機上天賞月……

在香港,一些「大齡兒童」中秋節晚上會玩「煲蠟」。在他們眼中,與中秋節玩燈籠一樣,小孩子們一齊玩「煲蠟」,可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香港「80後」青年陳升中秋日總會憶起維多利亞港微涼的風。每逢賞月時,三五夥伴帶上月餅、香茶、水果,在公園裡席地而坐,前面擺著一個空月餅盒,裡邊點上蠟燭,在蠟燭燒到最旺時,大家向火團灑水,當即爆發大團火焰,在夜幕下光芒四射,大家開心不已。這份歡樂的中秋回憶是陳升心底的珍寶,如今這種專屬於香港中秋的遊戲,還是有人玩得樂此不疲,雖禁未絕。

澳門開埠後,中國人的中秋習俗慢慢為外籍人士接納,大家同賞月、食月餅。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每逢中秋節,澳門有關方面會在新馬路和噴水池一帶搭起高大牌樓。新馬路、內港、河邊新街一帶的酒樓和餅鋪把門面裝飾得七彩繽紛,還懸掛起各式燈籠,竪起立體賀節廣告牌或走馬燈,畫上各類人物故事,如嫦娥奔月、吳剛砍桂、八仙過海等,到了夜晚一片光芒閃爍,吸引眾人圍觀,整條馬路常被擠得水洩不通。

澳門還持之以恆舉辦國際煙花匯演;科學館在室外設置了天文望遠鏡,附有導賞員講解,讓公眾「近距離」賞月,普及科學知識。如今,澳門坊間還把「鬧中秋」與敬老活動融合在一起舉辦,在塔石廣場、祐漢公園、議事亭前地、大三巴牌坊、婆仔屋、鄭家大屋等世遺景點,文娛中心和大型酒樓都會結合敬老助學善舉,舉辦各種遊園會,派發敬老金、福袋和燈籠等。

多元文化在大灣區交融,中秋節的慶祝方式越發多樣化,但無論怎麼變,大灣區居民中秋追求團圓的情懷經久不變。

團圓情懷

三地居民往來頻繁 剝芋食螺共度佳節

「丹桂飄香,花好月圓」,隨著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的推進,越來越多三地居民跨境團圓過節,尋找那令人終生難忘的「廣式味道」。


每逢中秋佳節,澳門街頭都會張燈結彩。


近年來,中秋節期間,澳門會在各主要街道、各大公園及大型商場懸掛各種節日造型燈飾。團圓飯後,居民扶老攜幼,提著繽紛燈籠出門遊玩,向親朋好友表達節日的祝福。居民普遍漫步於公園、草坪、海邊、堤岸等休憩區,觀燈飾、猜燈謎、觀看歌舞表演,參與各種公共賀節活動。

「今年,我決定從澳門回廣州過中秋。」關同學家住澳門,兩年前曾在廣州高校讀書。今年中秋節即將到來,她固然留戀在澳門與家人團圓的溫馨場面,但更想回廣州與同學共度佳節。事出有因,兩年前的中秋節,她在廣州讀書,受疫情影響無法回澳門,同學們從家中取來月餅與水果,與她一起在學校草坪上度過了一個難忘的良宵。同根同源、同氣連枝的血脈文化,令她深感親情的可貴。今年,她決定中秋回廣州,邀約大學同學日間逛市區,晚上同賞月。

香港特區政府近年來會舉辦大型賞月派對,在公共園區和海濱地區舉行,通常包括音樂表演、烹飪比賽等。如果天公作美,一輪明月高懸中天,大家正好可以拍照,在社交媒體上分享這一刻的美景和美食。

香港80後居民劉星祖籍梅州,妻子祖籍廣州,今年中秋,香港假期不多,但他們一家依然計劃回內地過節。人未到,禮先至,兩人提前挑選了港式月餅,送給內地親友。「雖然廣州也有流心月餅和冰皮月餅,但太太花了不少精力選購榴蓮口味、松茸口味等較少見的月餅,送給白雲區江高鎮的岳母。」劉星說,「梅州沙田柚是最應節的食品,最合適給香港的親友送去濃濃的家鄉味道。對我來說,廣式月餅和柚子不僅是節日食品,更是感情交流與心意傳送的載體,是深刻的文化符號。」

在50後「老廣」、廣州市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曾應楓記憶中,中秋不僅意味著團圓,還是「歡樂」的代名詞。小時候,中秋夜團圓晚飯過後,大人們在天台上擺開大桌,上面滿滿當當擺著柚子等時令生果,一起吃紫蘇炒石螺和月餅,孩子們則在寬敞處掛上自制的竹燈籠和紙燈籠。這一天,孩子們追逐、嬉戲,到鄰家「賞月場」串門,一直玩到深夜。

來自香港的陳升回憶說,成年後的中秋夜少了「鬧騰」,多了安安靜靜賞月的時光,而賞月的終極選項在於「吃」。「千禧年前,最好吃的月餅應該是白蓮蓉餡的,那時在香港,能吃到白蓮蓉月餅就很開心。」

在曾應楓印象中,雙黃白蓮蓉在內地大受歡迎的時間還要再往前推。小時候,她曾隨父母到海南島,過中秋不能回廣州,最懷念的就是廣式月餅。長大後,最親的兄弟姐妹中,有人遠赴海外。每到中秋,他們總會坐飛機回廣州,與家人一起吃團圓飯。改革開放之初,香港親戚回穗探親時帶來幾盒鐵盒裝的雙黃白蓮蓉月餅,親友爭相品嘗。20世紀九十年代末21世紀初,廣州產的雙黃白蓮蓉月餅反而成為兄弟姐妹的鄉愁,他們總也吃不膩,周邊親友送過來的廣式月餅多被回國的兄弟姐妹吃光了。

如今,曾應楓家中秋夜賞月桌上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月餅。她說,「這裡面除了親情,還有友情,很多相熟的人即使平時交往少,但到中秋,總會寄來月餅。禮輕情義重,天涯海角有人惦記著我,這令人十分感動。」待到中秋夜,廣州人往往擺出三款月餅:伍仁月、雙黃白蓮蓉月、豆沙月,講究的廣州人還一邊賞月嘗餅,一邊品茗解膩,單叢、生普、陳皮六堡茶,三種茶輪著品鑒;吃膩了再吃點柚子、雞心柿、番石榴等節令水果,又可以繼續品嘗芋頭、紫蘇炒石螺等,這都是廣府人過中秋最難忘的美味。

萬里牽念

海外遊子同賞月 尋味中秋寄相思

中秋節的魅力還輻射到北美多個城市。

在美國舊金山,海外華人從1991年起舉辦中秋街會,持續三十餘年從未間斷。十多年來,中秋街會的影響日益擴大,源自越南、老撾、緬甸、泰國等東南亞族裔的節目、拉美裔文化節也加入到中秋節,成為多元文化的一部分。


去年舊金山列治文區中秋街會現場。


在美國紐約、佛羅里達、波士頓,一幕幕中秋活動陸續上演。波士頓華埠昆士小學校長司徒玉英(Cynthia Soo Hoo)回憶稱:「當我還是個小孩子時,和家人一起歡度中秋節,我們的臉上總是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如今,這仍然是家庭傳統。」

兒時的中秋節最讓人懷念。祖籍台山的伍偉平在廣州生活了十餘年,前些年舉家移民洛杉磯。他還記得,小時候,他和一群好朋友在後院用磚紅色的瓦片搭了一座小塔,明火燒紅瓦片,中秋夜裡,燃燒的瓦片五顏六色,十分好看。孩子們將番薯扔進去瓦片里「燜」,待熟了讓大人幫忙掏出來,一口下去,那滋味是絕好的。

2020年後,受疫情影響,本該熱熱鬧鬧的中秋變得十分平淡。令伍偉平感到慰藉的是,熟悉的廣式月餅在洛杉磯的超市裡可輕鬆獲得:廣州酒家、陶陶居、美心……口味也豐富多樣,甚至連他最喜歡吃的台山冬瓜茸月餅也有。

這幾天,當走過街巷拐角那家中餐廳時,飄浮在空氣中的紫蘇炒田螺氣息馬上喚醒了伍偉平的記憶:中秋將至。廣州人中秋賞月不但吃月餅,也少不了炒田螺。伍偉平打算約上親朋好友,在自家後花園辦一個中秋派對,有燒烤、月餅、中秋水果、紅酒與中國茶……月餅他早在幾天前就買好了,一盒廣州酒家的七星伴月,一盒冬瓜茸月餅。儘管生活在海外,中秋並非當地的公共假期,但孩子們對中秋傳統佳節的期待從未減少一分,他們老早就開始討論邀請哪些朋友來感受中國傳統節日氛圍。

粵港澳大灣區地域相近、民俗相近、人緣相親、語言相通、文化同源。千百年來,一輪明月照三地,中國人在此賡續中秋望月最重要的節慶主題——團圓。文化認同凝聚人心,從穗港澳出發,廣府人的足跡遍布五大洋,又有了「全球同度團圓節」的盛況。

從油紙、紙袋,到馬口鐵盒,再到環保的降解紙盒;從傳統廣式蛋黃蓮蓉月餅,再到奶黃月餅、冰皮產品、榴蓮月餅……中秋節必備的廣式月餅扎根於人們的味覺記憶,展示著三地同根同源、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

如今,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的藍圖已經繪就。將來,越來越多人也許會像曾應楓、關同學、劉星、伍偉平一樣,在皓月當空時,給身邊人講述大灣區的中秋故事、全球華人的故事。




瀏覽次數:526


蓮花時報


199a10e12f43ff00eee98a755967c50.jpg

同創集團-小.jpg

茅台.jpg

超然-小.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