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廣州·粵韻| 中國技法西洋風格,華麗廣彩探索不止

發佈日期:2022 年 08 月 15 日 14:34
  • 分享至:

廣彩始於康熙時期,

初具風貌於雍正時期,

興盛於乾隆時期,

定式於嘉慶、道光時期。

廣彩是廣州地區釉上彩瓷的簡稱,亦稱“廣東彩”,誕生於清康熙中期(十七世紀末),是中國工筆與西洋畫法完美合璧的中國製瓷藝術,如今已被列入國家級“非遺”名錄。

廣彩的緣起看似偶然,實際上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發展的必然。歐洲人對彩瓷的熱切需求直接催熱了廣彩的外銷市場。廣彩匠師以開放的胸懷、極富藝術感染力的探索精神,對西洋畫法兼收並蓄,創作出眾多風靡歐美的廣彩精品,完美體現了廣州胸懷寬廣、包容髮展的城市精神。在東西方文化的浪漫碰撞下,廣彩成為世界獨特的藝術瑰寶,創造了中國陶瓷史上的輝煌成就,對中西方交流做出了長達三百多年的巨大貢獻。


清乾隆年間的廣彩青花人物紋五供。


源起

陶瓷成大宗商品琺瑯彩傳入廣州

“歐土”重華瓷。琺瑯彩料和配製技術在康熙年間自歐洲傳入廣州,被要求使用在彩瓷上,由此創造了廣彩獨特的自有顏料。逐利的商人從景德鎮買來白素胎,借胎加彩,大量訂單湧來廣彩作坊……

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重開海禁後,廣州成了非常重要的外貿港口。第二年,由官府特許經營的大規模對外貿易洋行——十三行設立。由於歐洲市場的大量需求,瓷器成為十三行外銷的大宗商品。與此同時,琺瑯彩料和配製技術於康熙晚期(約1720年前後)從歐洲傳入廣州,被歐洲商人要求使用在彩瓷上。廣彩獨特的自有顏料由此出現,這也是廣彩被稱為“洋彩”的原因。

在景德鎮定製成品瓷相當昂貴,長途運輸又容易造成破損率高。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利潤減少的情況下,在雍正初年逐漸停止了在景德鎮定製瓷器的做法,直接向廣州洋行訂貨。景德鎮繪瓷藝師雖然熟悉中國的傳統繪畫技巧,卻很難理解歐洲人指定的外來紋飾和文字符號,時常出現偏差和文字串錯的現象。但廣州匠師得風氣之先,又有隨商舶而來的洋畫師的指導,加上價格相宜,歐洲商舶的大量訂單湧向廣彩作坊,使清代廣彩藝術達到頂峰。

“廣彩源於景德鎮”,這是稍懂廣彩的人都知道的。廣彩行內,一個關於祖師爺的傳說世代相傳。據傳在清代雍正年間,江西人楊快和曹鈞作為候補官員來到廣州,卻長期不能上任。為了解決生計問題,他們利用自己本是瓷鄉人、熟悉瓷器上彩技藝的優勢,從景德鎮買入白瓷胎,繪瓷燒製出售,生意興隆,從此在廣州開作坊授徒。這個傳說承載了一個史實:廣彩是使用景德鎮的白素瓷胎,憑藉江西傳入的加彩技藝,在廣州加彩烘燒而成的,是“借胎加彩”的產品。

其實,廣彩技藝的準確傳入時間與最初的傳藝人是誰,一直沒有發現相關文獻記載。但不少實物證明,雍正年間,廣彩的彩繪技術就已十分純熟精美,並有了自己的藝術特色。因此,廣彩最初產生的時間不可能是傳說中的雍正年間。

歐洲人對彩瓷的熱切需求,直接催熱了廣彩的外銷市場。廣州商人在利益驅動下,逐漸捨棄經銷景德鎮的高成本粉彩,開始只買素胎,在廣州開作坊,請景德鎮的“寫紅佬”(加彩匠師)到廣州工作和授徒。從此,景德鎮的白瓷胎便源源不斷運到廣州。清代時,廣州珠江南岸三江交匯處的洲頭咀碼頭就設有名為“公和興倉”的大倉庫,儲存大量從北江水路運來的白瓷胎。

(文/廣州日報特約作者曾應楓、李煥真)


趙藝明七十年代起隨父親學藝,得其言傳身教,廣彩技藝掌握全面,尤在廣彩顏料配製上有獨到之處。


輝煌

中西合璧流光溢彩式多奇巧歲無定樣

融合——

廣彩是中西文化結合的奇特產品

心靈手巧的廣彩匠師,以開放的心態、探索的精神和極富感染力的描繪,使廣彩被讚譽為“式多奇巧,歲無定樣”,每一品種極少重複製作,形制繁多……

廣彩是東西方文化不斷交融和創新的體現。從康熙至嘉慶年間,廣彩被讚譽為“式多奇巧,歲無定樣”,每一品種極少重複製作,形制繁多。

根據乾隆年間到過廣州的歐洲人的回憶錄和日記描述,當時在廣州珠江南岸郊外有不少附屬於洋行的瓷器彩繪作坊,每個彩繪作坊大約有八十到一百名工匠,其中有兒童,也有年老而技藝卓絕的匠師。由此可知,當時的廣彩作坊已經從靠近十三行的城西遷移至珠江南岸人煙較為稀少的龍導尾、龍田村一帶,這也是廣彩又有“河南彩”之稱的原因。

為了讓瓷器更適應歐洲人的日常生活習慣,荷蘭商人在明末就已把歐洲餐具做成木模型帶到廣州,讓瓷商轉交景德鎮仿製瓷胎。荷蘭東印度公司在1758年送到廣州的瓷器圖樣,是炭筆素描畫的奶壺、可可杯、痰盂的圖形。歐洲商人甚至要求廣彩匠師在這些日用瓷上仿繪他們特意帶來中國的各種版畫、油畫、水彩畫、素描畫圖案,紋飾種類包括徽章、船舶、人物、花卉、動物以及宗教主題等。

即使國別不同、語言不通,廣彩匠師兼收並蓄,用中國工筆與西洋畫法與外商進行直觀的跨文化交流,那些古希臘、古羅馬的神話故事和世俗生活,那些陌生的山脈、峽谷、橄欖油和葡萄酒,在他們筆下精彩呈現。他們成功地繪製出了從風格到色彩都和中國傳統陶瓷繪畫明顯不同的作品,立體、透視、明暗……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卓越嘗試,讓初次見到廣彩的人大為吃驚。

約在1765年,廣彩匠師製作過一件描繪英國牛津波塔尼卡爾公園大門的瓷盤,門前站著和山羊一起散步的德國植物學家波巴爾脫(見下圖)。這是荷蘭銅版畫家伯爾格赫爾斯的作品,由牛津的青年博物學家布萊克帶到廣州,請廣彩匠師複製到瓷盤上。由此可知,當時的“上手”師傅(廣彩高級加彩工藝師)以工筆模仿西洋銅版畫,工藝已臻極致。


描繪英國牛津波塔尼卡爾公園大門的瓷盤,約製作於1765年。


海納百川、兼容並蓄的廣彩匠師,對於一切能夠引發市場反響的風格和技法,都不吝於大膽嘗試。在琳瑯滿目的廣彩製品中,有一類產品非常特別,稱為“行碗”,現又稱為“皮碗”,也有人以英文音譯稱其為“潘趣碗”。這是因為洋人常要求藝師在碗身畫上他們與中國人做買賣的地方——十三行的景色,去滿足國外消費者的好奇心(見下圖)。這種巨型大碗,有些直徑甚至達50多厘米,胎薄釉潤,圖案繁複精美,是廣彩外銷瓷中的珍品。


廣州十三行紋大碗,直徑40厘米,約製作於1785年。(引自《銷往荷蘭的中國紋章彩瓷》)


聞名歐洲的廣彩文物珍品《獵狐紋調酒大碗》,直徑達40.4厘米。碗內壁一圈滿畫著一幅西洋人獵狐全景圖(見下圖)。圖中貴族們正策馬飛馳,一隻跳躍奔跑的狐狸繪在碗底中間,這是模仿一幅油畫繪成的。但是圖中所採用的環形散點透視法跟中國長卷畫的散點透視法是出於一樣的原理。由此可見,碗里美麗完滿的圖案,是廣彩的加彩高手經過對原畫構圖的再創作繪製而成的。(文/廣州日報特約作者曾應楓、李煥真)


《獵狐紋調酒大碗》


轉折

回歸中國傳統圖案 “堆金織玉”傳承至今

轉折——

歐洲人審美改變廣彩再次改變風格

廣彩定制不僅是簡單來樣加工,更是陶瓷技術和藝術的綜合體現,開放和創新是廣彩保持旺盛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清代嘉慶、道光年間,歐洲有了陶瓷廠,收藏家喜歡仿古瓷。為開闢各洲新市場,廣彩“歲無定樣”成為過去,“堆金織玉”傳到今天。

當時,廣彩受到對歐洲外銷阻滯的影響,同時,歐洲的審美時尚和消費方向已經改變,少量收藏家開始喜歡中國的仿古瓷和傳統圖案,這成為廣彩史的一個轉折點。

為尋求銷路,廣彩商人和匠師盡量降低成本,降低價格,在花式上創新,開闢美洲和南洋等地新市場,增加仿清初三彩、五彩的傳統圖案,並參考明清繪畫、畫譜、繡像、全像小說插圖等,創作出人物和景物圖案。“金殿比武”“鴻門宴”等中國人喜聞樂見的故事,被繪上廣彩,漂洋過海去往歐洲。有航海文化的研究者認為,廣彩在很大程度上定義了當時歐洲人對中國“富足、極樂”的想像。

在嘉慶和同治年間,廣彩又形成“折色人物”“長行人物”的規範畫法(折色人物的技法與景德鎮的粉彩相近,先描繪出人物形象的輪廓線,再行填色。長行人物是部分勾线描繪出人物定位後,再用色釉直接繪畫,並且用顏色繪出衣紋的深淺明暗和衣服上的花紋圖案,人物形象更為立體生動,是廣彩的特色技法之一);在“開方”(一種紋飾)周圍的“滿地”(一種紋飾)上引入錦緞提花的萬字錦、人字錦、雲紋錦等圖案,後又發展為以進口洋金水描繪的“織金”,將中國傳統的吉祥喜慶圖案改為固定的圖紋花樣;把原先碎花的紋樣組成固定的完整構圖,令之可百搭使用。如此,“開方”內的圖案可以千變萬化。

自此,廣彩的面貌為之一變,形成許多固定的花式圖案,“歲無定樣”成為過去,裝飾蛻變為構圖飽滿、密難行針,色彩艷麗、堆金織玉,從十九世紀開始,一直影響至今。


趙藝明繪製廣彩圖


改良——

嶺南畫派再突破國畫入瓷清新秀逸

清末民初,廣東博物商會提倡“改良工藝”,彩瓷裝飾風格有所突破;“美術實用”的倡導使廣州出現眾多瓷器繪畫室,作品清新秀逸……

在近代廣彩瓷發展史上,不得不提的重要一筆是革命者與文人畫家創辦的“廣東博物商會”,嶺南畫派“宗師”高劍父是其主要創辦人。商會既是革命者的秘密機關,又是製作廣彩的作坊,也是提倡“改良工藝”“美術實用”的實踐基地。

商會出品的彩瓷取國畫的構圖和筆法,一改同治、光緒以來廣彩瓷器大紅、大綠、大金的傳統,在用彩上雖然仍以墨彩、綠彩、黃彩、紅彩(主要用乾大紅,基本不見西紅)、黃彩等為主,但用彩清新淡雅。在繪畫技法上,使用嶺南畫派的畫法,因而畫面呈現出淺絳彩和新彩瓷器的特點,題材上有人物、山水、動物等。

1909年1月,《時事畫報》在香港舉辦美術展覽會,彩瓷因打破傳統工藝的固有形式而大受歡迎。

當時,廣州還出現了“芳村化觀瓷畫室”“筆花仙館”“詠梅別墅”“碧梧畫居”等新的瓷器繪畫室,作品採用中國畫的表現形式,盡顯晚清繪畫的風格,清新秀逸,格調高雅。


廣彩人物畫瓷器


沉浮——

廣彩一度從廣州消失1956年翻新篇

甲午戰爭後,日本瓷廠漸漸把中國瓷業逼上絕路,廣彩工人愛國精神高漲,打碎產品抵制日貨;廣彩一度從廣州消失,直至1956年重回廣州……

1894年,甲午戰爭中國戰敗後,日本在中國境內開設的瓷廠逐漸把中國瓷業逼上絕路。景德鎮等瓷區的瓷廠紛紛倒閉,廣彩被迫使用日產瓷胎為原料。

20世紀以來,廣彩更是經歷了自誕生以來最艱難曲折的時光。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全國各地紛紛號召抵制日貨。當時充滿愛國情懷的廣彩工人把已經制好的產品集中在珠江南岸龍船崗全部打碎,轟動廣州城,廣彩行業停產、停工。

抗戰爆發後,廣彩匠師紛紛逃難,轉到香港和澳門的瓷廠謀生。抗戰前後的十年間,廣彩業一再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戰後能尋找到的技師人數不到戰前的十分之一。

1956年,廣州織金彩瓷工藝廠的前身——廣彩加工廠正式投產,廣彩在廣州翻開新的一頁。

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從港澳回穗的廣彩技術人員和廣州的技術人員攜手奮鬥,共同創造了廣彩的新輝煌。

(文/廣州日報特約作者曾應楓、李煥真)

傳承

傳人不懈努力嶺南特色鮮明

歷經三百年滄桑,一代又一代的廣彩傳人執著地傳承這一手藝。20世紀下半葉,廣彩藝術達到一個創作頂峰,被稱為“新廣彩”。

20世紀80年代,“新廣彩”的繪畫技法在傳統的基礎上有所突破,更多地與景德鎮彩瓷和中國畫技法相融合。紋飾題材和用彩更加豐富多樣,除了繪製傳統器物外,還作了壁畫、雕塑等不同藝術形式的創新探索。總體紋飾佈局大部分保留了繁密而不凌亂的傳統風格,將許多圖案打造為經典花款,如花籃、龍鳳、彩蝶、金魚、古裝人物等。

百年廣彩世家“趙蘭桂堂”的傳人中尤以第三代傳人趙國垣為佼佼者。1988年,趙國垣榮獲“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趙國垣技藝優秀而全面,擅長人物描繪,共設計出540多件(套)花式品,被行內公認為“人王”。


廣彩色彩絢麗、構圖嚴謹、繪工精細。


多元發展富表現力

進入21世紀,政府加大了保護傳統工藝美術發展的力度。廣彩逐步轉向工藝精品和藝術品的生產,產品類型更加多元化,藝術技法也因廣泛吸收其它彩瓷和工藝品種的養分而更加富於表現力,廣彩生產進入了多元化發展時期。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廣彩瓷器燒製技藝項目市級傳承人周承傑表示,2000年以後,廣彩在延續傳統風格的同時逐漸接受油彩洗染的技法,在平塗的基礎上進行二次洗染,既保留廣彩的厚重味,又更富有層次感,讓作品變得色彩豐富、細膩。

2008年,廣彩技藝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廣彩傳人的技藝也不斷創新,好作品層出不窮。人們開始逐漸認識到廣彩的價值,形成了一定的收藏群體,廣彩逐漸呈現出複蘇跡象。其中,“趙蘭桂堂”第四代傳人趙藝明在廣彩傳統技法中融入了撞水、撞粉等國畫技法,人物題材糅合了中國工筆劃的技法和西畫的造型基礎,吸取國畫線描和著色、皴染的審美趣味,人物造型比例準確,面相美麗俊朗,表情豐富生動,色彩冷暖明暗富於變化。為了表現人物頭髮的透視和質感,他作品中的仕女髮髻要描畫8次,巧妙結合了工筆與寫意的技法。

走入尋常百姓家

在南華東路許恩福工作室,一件件珍品以彩筆為針、丹青作線,白瓷上繪出織金錦地,素泥化為逸彩華章。從業60餘年的廣東省工藝美術大師許恩福將圓瓷盤卡在枕箱(枕箱內裝有彩繪工具,彩繪時可以用來承托執筆的手臂)的凹槽中,左手轉動圓瓷盤,右手在枕箱上握筆,幾秒鐘就用毛筆劃出均勻的圓弧線。

“練畫功、練構圖、練花式,成就一個優秀的廣彩工藝師,需要二三十年。”許恩福表示,製作一件小型工藝品要花上一周時間,如果是1米多高的大花瓶,起碼要半年時間才能完成。

如今,工具的改進也有助於廣彩的進步。廣彩傳人不再“一筆走天下”,手中的筆各具功用,專業性更強。現代溫控燒製廣彩、電腦設計圖案、調製五彩顏料等也都逐一實現。為傳播廣彩文化,廣彩大師們還紛紛當起了老師。十幾年來,許恩福、趙藝明時常到圖書館、大學、中小學甚至幼兒園講課,不斷開拓傳承教育,為廣彩的傳承培養了一批高素質人才。

現在,除了定製作品外,廣彩大師更多的是製作茶杯、餐盤等日用器皿。他們更希望廣彩走入尋常百姓家,這樣才不會使這門百年技藝消失。

影響

廣彩在全球地位如何?備受收藏界熱捧

廣彩,是廣州地區釉上彩瓷藝術的簡稱,亦稱“洋彩”“廣東彩”“廣州彩瓷”“廣州織金彩瓷”與“河南彩”。

廣彩以構圖緊密、色彩濃艷、金碧輝煌為特色,被世人讚譽為“萬縷金絲織白玉,春花飛上銀瓷面”,散發出經久的魅力。

在“三雕一彩一繡”中,始於清代康熙年間的廣彩歷史最短,只有300多年,卻是中西文化交流的最佳載體。

廣彩華麗高貴、金碧輝煌、色彩豐富飽滿的炫目紋飾,契合了當時歐洲宮廷興起的洛可可藝術的浮華奢麗之風,在18、19世紀風靡歐洲,成為王室貴族追捧的珍品,對中西文化交流有過無可取代的貢獻。17世紀法國王室訂做的“法國甲胄紋樣彩瓷”、奧地利王室訂做的“紋章瓷餐盤”等都屬於廣彩。

廣彩與青花、粉彩並列為中國三大外銷瓷器。在清代三大瓷器的出口數量上,廣彩佔了63%,享有“世界官窯”之稱,遠銷歐洲、美洲、亞洲、非洲100多個國家。世界各大博物館都珍藏有精美的廣彩,僅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就收藏了1717件廣彩精品。

至今,廣彩在海外仍有很高的知名度,成為收藏界的熱捧,歐美地區對廣彩有特定稱謂:Canton Design。


清代康熙年間,Decker家族和Watkins家族聯姻紋章大盤。(圖片由廣州十三行博物館提供)


為何“廣彩無貢品”?

牆內開花牆外香

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文物專家楊伯達先生與耿寶昌先生曾對清宮舊藏瓷器的文檔、貢單作過深入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廣彩無貢品”。現藏於故宮的廣彩,是故宮博物院成立後入藏的。

廣彩七彩艷麗、金碧輝煌的世俗風格,頗為張揚,似乎不符合中國傳統的崇尚婉轉、雅緻、內斂的審美標準;它的圖紋題材也不符合國人的喜好。因此,廣彩在誕生之初,就注定不可能成為中國文人和權貴階層的賞玩之物。即便在廣彩生產最輝煌的時候,所產出的最精美的瓷品,也不可能像清代廣州著名的工藝品牙雕、玉雕、木雕、工藝鐘等那樣,成為貢品。

實際上,廣彩承載的歷史意義、藝術價值等一點不比景德鎮彩瓷遜色。廣彩既有當地民間傳統文化的元素,花花綠綠,織滿金色,反映廣州風情;又有西洋技法的彩繪,表現外國風景和人物,所以它是屬於世界的。

廣彩顏色技法有何特色?

猶如萬縷金絲“織”在白玉上

在康熙年間,早期廣彩的色彩特點不明顯,使用的胚體及釉料顏色都來自景德鎮,主要有紅、綠、黑、金、藍、麻等古彩色系,整體色調偏棕。

到了乾隆、嘉慶時期,廣彩在釉色上有很明顯的發展,出現瞭如西洋紅、茄色、粉綠、鶴春色以及紅、黑色配成的“麻色”,這時的廣彩變得鮮豔明快。

清代後期,即道光至光緒時期,廣彩開始大量採用進口釉料和金水,顏料品種變多,色澤也極為艷麗。此時,工藝師在各種白胎瓷器上繪上金色圖案,猶如萬縷金絲繡在白玉上,顏色絢麗、光彩奪目。至此,廣彩有了“織金彩瓷”的美譽。

廣彩的製作技藝非常精細複雜,採用了勾、描、織、填等多種彩繪技法。最為特殊的“織金堆玉”工藝技法,是在白胎瓷器上運用提花織物中“織金”的手法,將“金線”描繪在瓷器上,彷彿將萬縷金絲“織”在白玉上。此外還有數種常用的技法,如彩繪人物時常用“折色人物”,屬於傳統“古彩”畫法,即以線白描出形象輪廓後填色,色彩清雅、筆法俊朗;另一種技法被稱為“長行人物”,這是吸收西洋畫技法形成的獨特繪製手法。這種畫法是將人物頭部用黑紅線勾畫,繪製人物紋飾時以交叉的線條描繪表現出明暗關係。彩繪花卉時則用“沒骨花卉”技法,即不用勾线而以色彩點、染而成,清雅脫俗;此外,“撻花頭”技法也很常用,即用水或油調色,不勾輪廓線,通過落筆輕重,撻出花頭,這種技法有如中國畫技法,體現出輕柔、潤麗的自然美。


琺瑯彩料和配製技術約於康熙晚期從歐洲傳入廣州後,創造了廣彩獨特的自有顏料。圖為銅胎畫琺瑯罩透明釉開光人物紋葉形碟。


“Canton Design”為何受歡迎?

花樣款式隨客戶需求而變

廣彩歷史上最重要的產品是外銷瓷,即外商來樣加工訂製的“客貨”。300多年來,廣彩產品隨著客戶的定貨需求而生產,花樣款式也隨之而變。以下三種產品在廣彩中較為特別。

仿西式器皿和紋飾來樣定制

明崇禎八年(1635年),荷蘭商人第一次把歐洲市民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餐具——碟、水罐、芥末罐、洗臉盆等做成木製模型,並帶到廣州,讓商行交由景德鎮的瓷器師傅模仿生產,試制出首批樣品運往荷蘭。這批適合歐洲人使用的瓷器在歐洲市場上供不應求。

“嘜頭貨”——紋章瓷

廣彩外銷瓷中還有一種特別的產品,在行內被稱為“嘜頭貨”。研究者則將其稱為“紋章瓷”或“徽章瓷”。這是彩繪有歐美各國宮廷、家族、公司商號等徽章紋飾的外銷瓷器,也是來樣定製品。據史料記載,18世紀,中國銷往歐洲市場的紋章瓷約60萬件,約300個歐洲家族到中國訂製過紋章瓷。

行碗——潘趣碗

“行碗”,現稱為“皮碗”,也有人以英文(pouch bowl)音譯稱為“潘趣碗”,是歐洲人用來調製果酒的器皿。



來源:廣州日報



瀏覽次數:45


蓮花時報

18891_ea9cf7f47dbf4a639be0ee4376e518aa_000.jpg


微信图片_20220221100808.png

1645496277910241.jpg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