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廣州·粵韻| 承中原古禮,成廣府婚俗

發佈日期:2022 年 08 月 01 日 14:03
  • 分享至:


廣州人的婚嫁民風,既受中原傳統婚俗的影響,又自有粵式滋味。廣州人舊時婚俗,既沿襲《周禮》之六禮而來,又暢通融合了廣州的本地特徵。隨著時代的進步,古代婚俗的繁文縟節逐漸被剔除,並被新婚俗精簡更替,但許多帶著濃濃廣味的婚嫁民風依然傳承下來,繼而發揚光大。


新人過鵲橋


新式婚俗始於清末民初

新中國成立前,男女婚姻多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許多人婚後感情不融洽,家庭生活缺少幸福,成為封建婚姻制度的受害者。同時,這種婚姻制度有一套極為煩瑣的禮法,要經“六禮”,送“三書”,即使貧寒人家,哪怕限於經濟條件形式上只能因陋就簡,但在風俗觀念上也受害甚深。

西風東漸的清末民初,新式婚禮開始成為年輕人追逐的時尚,拍結婚照、集體婚禮、旅遊結婚等形式在廣州落地紮根、蔚然成風。新舊交織也拼出了一副生氣勃勃的老廣州風情畫。

晚清年間,在西關等商貿繁榮的地方,新式婚禮開始成為年輕人追逐的時尚。拍結婚照儀式便是由外國“進口”的。當時的很多年輕人,用集體婚禮、旅遊結婚等形式,或僅請親朋好友吃喜糖,大家歡聚一堂,婚禮就算“大功告成”,既節省了開支,又不拖泥帶水,乾淨利落。

根據當時流傳甚廣的一首竹枝詞,新式婚禮應該是這樣的:“碧藤轎子簇新花,婚禮文明半世家,吉服卻嫌紅錦俗,新人頭罩白輕紗”。


新人穿著西裝婚紗


如果有人既留戀中式的排場,又羨慕西式婚禮的時髦,他們也完全可以舉行一個“中禮為體,西禮為用”的婚禮。在這樣的婚禮上,你可以看到一身紅衣的新娘坐著大紅花轎,吹吹打打而來,可花轎上滿滿噹噹纏著鮮花和綠葉;你也可以看到穿著長衫,身上還拖著根紅帶子的新郎官與頭戴白色婚紗的新娘相對而立,新娘深鞠一躬,新郎屈膝打千。現場呈現的情景是新俗舊禮,中西合璧,共冶一爐,相映成趣。

1912年11月某天,西關石榴巷黃家舉行了一場“文明婚禮”。舊式婚禮的儀仗,黃家一樣沒用,全用鮮花綠葉裝點,屋里屋外、門楣之上只用綠葉與鮮花裝飾。結婚儀式上,新娘頭罩白紗,手捧花束,與新郎交換指環,隨後與新郎肩並肩,緩緩而行。這場新式婚禮引來大量市民圍觀,一時成為轟動坊間的新聞。

“六禮”沿襲周禮百年前簡化為“三禮”

“三書六禮”是舊時漢族婚姻習俗禮儀,可以追溯至西周的“婚姻六禮”,中國古籍《禮記》和《儀禮》都對此有所論述。“三書”是指在“六禮”過程中所用的文書,包括聘書、禮書和迎書。“六禮”是指由求婚至完婚的整個結婚過程,包括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和親迎六個環節。廣州的傳統婚禮約略相同,整體來講可以分為三個“總綱”———婚前禮、正婚禮、婚後禮,也就是廣州人常說的訂婚、納聘、成婚。

廣州學者徐霞輝在《論清末民初廣州地區婚俗的變化》一文中介紹,廣州傳統婚禮極其繁縟,六禮中,“親迎”是最熱鬧隆重的儀式。下九路光雅里一帶集中眾多專門經營婚事儀式的店鋪,以“萬福、丁財貴、多多福、頌多福、永全福”等比較著名。

“六禮”簡化為“三禮”“四禮”

清末民初尤其是辛亥革命後, 廣州婚禮刪繁就簡,將“六禮”簡化為“三禮”“四禮”的現象越來越普遍。一般從議婚到成婚大致經過如下三個階段: 訂婚、納聘即交換聘禮、成婚。1929年10月15日, 廣州社會局對市民採用新婚禮儀進行規定:結婚前後,舊俗中的送餅果、過禮、送妝、送燒豬等例,一概廢除;結婚時喜酌,改為茶會,如必須餐會時,須以節儉為主。

隨著風氣漸開,傳統婚俗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的“納采”“問名”“納吉”“納徵”等禮儀逐漸被自由戀愛中的訂婚、納聘兩個環節取代。由此,在近代社會革新多元的衝擊下,廣州人在婚姻觀念和行為上出現了一些變化:媒家館、相睇等媒介形式出現;“阻頭”“驗貞”“開嘆情”等陋俗漸漸勢微;婚禮服飾出現西化現像等。雖然新式婚俗尚未成為當時婚姻生活的主流,但中西混雜、新舊並存恰恰寓示著廣州婚俗正歷經革新而逐步開啟近代化的歷程。


婚禮現場


婚禮中新娘新郎服飾和用品的變化是婚俗變遷最鮮活最具體的表現。清末民初,追求新時尚的人們開始仿效西俗,改良服飾,使得婚禮呈現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局面。上世紀初,很多時尚人士喜歡將新式婚禮的照片公佈於媒體,漸成風尚。1914年,香港華僑嚴淑姬與夫君黎明偉新婚並在廣州度蜜月,後將婚禮及蜜月中的一些照片發表於1914年4月1日的上海《婦女時報》。照片中的新郎戴禮帽、著西服、打領結,新娘一襲白裙,頭披婚紗手執鮮花,“新意盎然”。1914年12月16日《南越報》登載的“新閨中十二曲”更形像生動地描繪了新式婚禮的情況:“相見禮,起立不勝情,夫婿人前煩介紹,鞠躬啟口喚先生,態度最文明。”詞中鞠躬致意和口呼先生的細節相對傳統婚俗中的跪拜禮等確實凸顯文明特點,難怪新式婚禮被時人稱之為“文明婚禮”。

服飾用品折射觀念變遷

新舊交雜的階段,也少不了一些爭執與糾纏。1913年,廣州城內崔府街黃姓男子和一朱姓女子結婚,受過新式教育的準新娘要求以生花轎迎親,而保守的男方卻堅持用鳳冠霞帔和彩輿。雙方堅持不下,朱姓女子竟置之不理,成婚當日照常上課。男女雙方對婚禮服飾用品的態度差異彰顯雙方不同的觀念。

1909年第六期《時事畫報》報導了名士黃季熙為妹妹黃綺芳改良婚禮的新聞。按照傳統婚俗,女孩子待嫁前幾日,都要哭訴一番,表達戀家難捨之情,這稱為“開嘆情”。黃季熙先把這個環節直接砍了,讓黃綺芳穿上嫁衣後,與親友從容相見,接受祝福,表達謝意。花轎一來,黃綺芳從容上轎,沒有半點痛哭流涕的樣子。《時事畫報》對此稱讚不已,稱:“一切繁文末節,見笑大雅者,概為刪除,此蓋可作社會之導師,而為粵俗放一光彩矣。”

在傳統的廣府婚禮上,有一個人們無法忽視的人——她對傳統婚禮習俗禮節了然於心,吉祥話張口就來,她就是被稱為新娘“守護神”的“大妗姐”。

“大妗姐”最早出現於宋代。據《東京夢華錄》記載,“大妗姐”的主要工作是安排整個婚禮過程,指導新人一些傳統禮節等。儘管歷經時代變幻,但這一婚禮中的重要角色還是被“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下來。


新人手持繡球


廣州人迎親一定要走“好意頭”路

然而,舊禮俗在漫長歲月裡刻下的烙印,在清末民初廣州人的結婚禮儀中還是顯而易見的:禮餅不再請媒人擔,但還是要雇出租車送過去;新娘不必打大燈籠,但光天化日之下還要打著手電筒;汽車代替了花轎,但要專門兜到有著吉祥喜慶意味名字的馬路轉轉,走“好意頭”路成了廣州人迎親的一大特徵。

廣州的道路名稱不像紐約、芝加哥那樣是“坐標式”的,也不像北京、上海那樣,在一座城市裡能找到各個城市的名稱。但是,廣州的路名有著特殊意義,蘊含著人們對生活的美好期望。路名里“吉”多“福”多“如意”多。為了取得好兆頭,討口彩,迎親隊伍往往要兜到“吉祥路”“如意坊”“逢源路”等有著吉祥喜慶意味名字的馬路轉轉。

迎親隊伍在吉時接上新娘後,接著就會繞道那些“好意頭”路。比如,早上9時出門接新娘,下午1時前要到男家,那就要用好4個小時的時光:從男家出門到女家,接到新娘後開車繞路,再回到男家。若時間充裕及新郎新娘不介意,可以多繞一些路,吉祥路、連新路(與“連心”諧音)是必須要走的,這兩條路比較開闊,且處於市中心,走起來比較方便。此外,迎親隊伍還可以選擇繞道康王路、寶華路、多寶路、逢源路、百子路等,也可以選擇六條帶“福”字的路,即同福路、惠福路、永福路、恆福路、盤福路、萬福路。

100多年後的當下,隨著汽車的普及,迎親隊伍走廣州“好意頭”路的婚禮習俗不僅沒有式微,反而越發成為時尚,得到越來越多的新人認可。前幾年,筆者遠在白雲區江高鎮的親戚嫁女,新郎迎娶新娘時就別出心裁驅車通過華快,特意繞道越秀區東風路,前往連新路、吉祥路行走一周,後轉入盤福路再往黃埔區。



何為三書

古人在六禮程序中所用的文書,可以說是古時證明婚姻效力的文字記錄,包括聘書、禮書和迎書。

聘書是訂親的文書,在納吉時,男方家交給女方家的書柬。

禮書是在納徵時所用的文書,列明過大禮的物品和數量。

迎書是迎娶新娘的文書,是親迎即新郎到女方家裡接新娘過門時,男方送給女方的文書。

何為六禮

第一禮——“納采”

即提親。媒人牽線促成後,往往由男方先向女方提親,個別也有女方向男方提親的。提親時男方送雁作為禮物,後來演變為以鵝、雞或紅包代替。

第二禮——“問名”

“問名”包括合婚、相親(雙方家長見面)、議聘奩(一般是男方出聘禮、女方送妝奩)等。

第三禮——“納吉”

“納吉”俗稱“文定”或“住年庚”,指正式辦理定親手續,男家派人將箋及聘禮送往女家。

第四禮——“納徵”

“納徵”俗稱“過大禮”或“行茶”,男家向女家送聘金、餅食、肉類及紅棗、花生、桂圓、荔枝等禮物。

第五禮——“請期”

“請期”俗稱“送日子”,即指男家通知女家具體婚期。擇日後男方准備新房新床,女方准備嫁妝。

第六禮——“親迎”

“親迎”程序更加繁複。婚禮前一天五更時分,新郎在伴郎陪同下,來到村廟,將菩薩神位接回家中供奉,屋內外各門口及巷口貼上對聯,並將各人送來的賀聯及禮布、匾額掛於廳堂,舅父送的掛在正中央,其餘的按尊卑、親疏、大小順序分掛兩邊。新娘要“開臉”——即用兩條線互相絞合,將臉上的汗毛夾去,表示從此不再是“毛妹仔”(毛丫頭)。婚禮當天,新郎、新娘分別在家行“上頭”禮,即向天空及祖先神位跪拜行禮。之後,新郎親自前往女家迎接新娘,故稱“親迎”。迎親隊伍帶著厚禮浩浩蕩盪依次而行、“八音班”沿途秦樂,直到女家。

黃昏時分,新娘在八音鑼鼓的催促下上轎,在大妗姐、新娘兄弟和伴娘的陪送下來到男家。男家鞭炮齊鳴迎接新娘。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二拜祖先,再拜高堂,最後新人交拜。接著舉行合卺交杯禮,俗稱“洞房”。

次日早晨,新郎新娘起來,得向家翁家婆及各叔伯行拜請茶,然後新娘要去“陪娘仔”。第三日稱為“三朝”,男家要準備粉糰等,給新娘帶回娘家去,叫做“返面”(回門)。第四日,差不多各事都完結了,新娘卸下妝飾,穿上平常的衣服,重拜祖先,再與家人相見。

新粵中婚事所用之迎親彩輿,有金翠輝煌者,有紅緞平金者,以金亭翠亭陳設禮物,及其儀仗之鮮明,燈彩之富麗,誠各省不及也。

——清·徐珂

古籍裡的廣府婚禮

三朝親戚探新娘,

去去擔茶遣婢忙。

線絡挑來紅捧盒,

煎堆斗大好油香。

——清·陳沖

錦繃繡袱裹層層,

酒酌添丁喜氣騰。

從此宜男聯吉兆,

房中新點亞婆燈。

——清·江仲瑜

誰家心抱喜筵開,

迎得花公結彩來。

不識疍家定誰勝,

隔簾催換打糖梅。

——清·李調元




   來源:廣州日報 


瀏覽次數:72


蓮花時報

18891_ea9cf7f47dbf4a639be0ee4376e518aa_000.jpg


微信图片_20220221100808.png

1645496277910241.jpg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