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聲】拜登政府的南海政策:威懾、施壓與妖魔化中國的「三合一」

發佈日期:2022 年 01 月 23 日 11:19
  • 分享至:


拜登政府上臺已經整整一年了。 其中國政策強調「競爭、衝突與合作」三結合,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從美國的霸權實力和霸權心態出發,竭力從更為長遠和結構性的對華戰略調整出發,試圖干擾與遏制中國的崛起進程、企圖重新拉開與中國的力量對比差距。 拜登政府的南海政策作為整體對華戰略的一部分,則更是試圖將對華「政治和外交施壓、軍事威懾和言論妖魔化」三合一,南海問題已經成為拜登政府強化印太戰略、拼湊多邊軍事同盟、逼迫東盟國家在美國與中國之間「選邊站隊」的戰略性籌碼。


軍事威懾高調增強,前沿部署與實戰演練意味明顯


2021年,美軍在南海開展了5次航行自由行動,比川普時期的次數有所降低。 但拜登政府高調增強在南海以涉華軍事威懾為目標的前沿軍事部署。 2021年,以海洋測量船、偵察機為代表的美軍海空偵察活動的頻率和強度持續走高,多次挑釁性地逼近中國領海。 2021年,美軍大型偵察機在南海空域的空中抵近偵察約1200架次。

2021年美國軍艦在南海的巡弋、演習和航行規模更是明顯上升。 2021年美國航母戰鬥群13次進入南海,其中雙航母編隊進入南海就有5次。 2021年,美國11艘攻擊型核潛艇出現在南海及其周邊海域,36架次的B-1戰略轟炸機23次飛抵南海進行「特遣行動」。

美軍航母戰鬥群在南海的演習實戰意味更加突出。 2021年2月起,美國多次派遣雙航母打擊群在南海進行作戰演練。 2021年,美軍航母越來越重視菲律賓島嶼間的海峽通道,這是在演練軍事衝突狀況下的航母戰鬥群的生存和作戰行動。 11月初,美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數天內兩次進出南海。 2021年美軍在南海周邊舉行的聯合軍事演習還呈現出了參與方實戰化與操作一體化的特點。 8月3日至27日,美軍在南海舉行「大規模演習2021」(LSE 2021),超過36個單位實地參加,另有50多個單位遠程參與。 11月21日-30日,美、日、澳、加、德約共34艘軍艦在菲律賓海海域舉行「年度演習-2021」海上軍演。

美國牽頭在南海頻繁組織的高密度、實戰性升級的各種艦機巡弋和演習,不僅持續加劇了南海地區的緊張局勢,更是對中國與南海周邊國家共同致力於南海的維穩行動帶來持續的破壞和挑戰。 南海及其周邊地區已經一躍成為美國全球安全戰略最突出的重點部署和行動區域。


外交打壓中國南海主張,妄圖將南海問題國際化


美國持續強化對中國南海島礁主權與海洋權益主張的政治和外交打壓。 2021年7月11日,美國國務院發表「南海聲明」,指責中國在南海的維權與維穩行動是「侵略者、欺負者和修正主義者」。 2021年12月14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印尼訪問期間發表演講,公然叫囂中國的南海主張是「挑戰」現行國際秩序。 2022年1月12日,美國國務院發表關於中國在南海權利主張的第150號「海洋界限報告」,再次假借所謂「國際秩序與規則」之名,否認中國在南海的合法海洋權利主張。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大力推進南海爭議的國際化、拉攏歐洲的北約盟友介入和干涉南海事務,企圖在南海問題上拼湊和組織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的「抗中聯盟」。

在拉攏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印度等國在南海採取聯合巡航和聯合軍事演習之後,2021年9月15日,美英澳簽署《海軍核動力資訊交換協定》(簡稱AUKUS),美、英兩國將聯合為澳大利亞建造8艘核潛艇。 這意味著美國在南海與中國的對峙中重啟冷戰資產,不惜以核擴散的方式增強針對中國的多邊核威懾力量建設。

此外,2021年南海局勢另外一個特點是「日本角色」開始顯著增強。 日本加強與越南、英國、澳大利亞的雙邊的防務合作,與英國航母「伊莉莎白女皇號」在東海和南海舉行聯合軍演,接待德國驅逐艦並推進日德海軍合作。 2021年10月,「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與日本「加賀」號直升機航母在南海舉行了聯合演習。 日本和澳大利亞已經成為美國南海深度外交和軍事干涉的最大幫手。


試圖補齊經濟議題短板,全方位拉攏東盟國家


拜登政府上臺就對東盟國家發起外交攻勢,東盟國家成為了拜登政府官員出訪的重點國家。 拜登政府刻意把美國塑造成面對中國壓力的「保護者」,加大政治、經濟與軍事力度拉攏東盟國家。 在2021年10月的美國-東盟首腦線上峰會上,拜登提出了「印太經濟框架」倡議,提出要進一步加強美國對東盟國家的投資、貿易和高科技支持,謀求削弱東盟對中國的貿易與市場依賴,從安全和經濟兩方面試圖迫使東盟國家在中美戰略競爭中"選邊"美國。

2021年,美國和菲律賓關係持續改善。 2021年7月美防長奧斯丁訪問菲律賓期間,菲律賓總統撤銷了暫停美菲《訪問部隊協定》的決定,並表示修訂該協定以提升菲美軍事合作。 2021年美國官員頻繁重申:根據1951年《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第四條,在南海對菲律賓公務船隻的任何武力攻擊將觸發美國的共同防禦義務。 美國和菲律賓正在考慮簽署新的軍事合作協定。 越南同樣是美國重點拉攏的物件。 美國於2017年和2020年曾向越南轉讓了「漢密爾頓」級巡邏艦,以説明提高越南的海上執法能力。 2021年7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訪問越南時承諾將繼續説明越南提升海上戰力和深化美越兩國防務合作。


南海不是興風作浪之地,攪局者終將作繭自縛


2022年新年伊始,美軍就開始在南海興風作浪。 1月11日,美國「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和「埃塞克斯」號兩棲攻擊艦以及各自的護衛艦1月11日晚間進入南海南部水域。 我們只能說,「攪局者」又來了。

但問題是,中國和東盟國家有關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仍在進行中。 作為世界上最為繁忙的水道,中國的南海主張以及始終以促進南海成為「和平之海」、「友誼之海」與「合作之海」的各種行動始終是南海地區穩定與繁榮的重要保障。

美國為了維護自己的霸權地位,視崛起的中國為最大的「戰略競爭對手」,將南海作為地緣戰略上遏制中國的戰略節點。 其結果,只能增大南海局勢的不確定性和衝突風險。

2021年美國核動力潛艇在南海海面下的「撞山事件」其實已經是對美軍高頻率南海軍事行動的及時警告。 中美關係作為當今世界最為重要、但最為複雜的關係,需要雙方在秉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合作共贏」的原則基礎上及時管控爭議與衝突。 這同樣也是深受新冠疫情衝擊下國際社會的共同心願。

(本文作者:朱鋒,中國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執行院長,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 文章首發在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南海之聲。 )



瀏覽次數:211


蓮花時報

18891_ea9cf7f47dbf4a639be0ee4376e518aa_000.jpg


微信图片_20220221100808.png

1645496277910241.jpg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