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明師父·三十年求佛弘法路之二

發佈日期:2021 年 10 月 27 日 11:13
  • 分享至:


法明師父生在河南一個祖上五世御賜《陽春堂》的中醫世家裡,他從小跟隨祖父學習中醫,十歲時就用毛筆楷寫中醫藥古文化,對中醫四診八綱,湯頭藥性歌訣倒背如流,被當地稱為少年中醫神童。按理說在這樣良好的家庭環境的福蔭下,他的人生路自然會走得很是平穩順暢,但他並不是一個能閑得住的人,早在他17歲時,他便選擇參軍保家衛國。

他參軍是1979年至1985年,一到部隊戰地,正趕上對越自衛反擊戰。也許是自幼受外婆薰陶,每逢節假日,他就會隨外婆燒香,到寺廟吃齋飯。即使做了解放軍戰士,他也習慣在部隊放假時,總要去一趟寺廟,求菩薩保佑。由於時常聽法師開示楞嚴經,他開始對佛家經中的義理有了逐步的瞭解,天生佛骨的法明師父對經書簡直愛不釋手,越看經書越感覺到越有意思,後來老和尚看到他學佛比較虔誠,願意給他講佛法。他覺得老和尚有修行,就跪下拜老和尚做師父。老和尚法名海燈,是法明師父的啟蒙師父。

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自創立者釋迦牟尼創建以來,已經走過了兩千多年的歷史,早在兩漢時期,古印度佛教就傳入了我國境內,隋唐時期,佛教迎來了發展的鼎盛時期。作為中華文明中的一部分,佛教存在的意義非常重要。自宗教林立後,大多數人喜歡把自己的希望和理想寄託在佛教上,但對法明師父來說,他的佛學之旅是直接而純粹:“學了佛法之後有靈感,不願意浪費天賦。”

因在部隊拍攝電影,閒暇時無意中聽到海燈法師內二指禪明心,外二指禪健身。靠疑情緣起種下了佛緣因種,將佛法真切地放在生活中,是法明師父踏入佛門的第一步。而第二步,是機緣巧合,也是命中註定。在部隊時,因拍攝電影騎著馬跪河灘腿部濺濕得了關節炎,部隊的訓練跟不上,他便去做了部隊裡的報導員,主要是給軍隊報紙寫通訊或新聞報導。法明師父說:當時的他復員之後,在部隊的培訓和帶領下,開始從事文字工作,既做過廣播電臺的通訊員,也做過報社的特約記者,最後還成為一名專欄編輯,先後在《河南科技報》《安徽法制報》《安徽日報》《人民日報》《人民前線報》《中國鄉鎮企業報》《中國環境報》《遼寧青年》《電影介紹》《保護動物》《中國引進報》《中外產品報》《中國青年雜誌》《奉化佛教》《九華山佛訊》《中原晚報》發表了大量的作品和專題文章。那時候,法明師父每逢節假日總是身背採訪包、照相機,憑著報社的記者證到少林寺、白馬寺、九華山、普陀山、五臺山等寺廟找老和尚們採訪,小和尚知道有記者來採訪師父都給予一定的時間優先安排見面,這些老僧師都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被重新請回到寺廟的行者。

當時老和尚們生活比較困難,經文流通稀少,多數是一人持一部繁體雕版印刷線縫豎讀經文,想修一部經都要經批准後才能從藏經樓中恭恭敬敬地取出來,自己再用小楷毛筆抄寫一本作為功課本,因此很少有人一生能全面閱完十二部佛藏,更少有人能對每部經都得到精髓或掌握和實修。年輕的法明師父有一個大膽的決定,他決心從這些師父身上全面挖掘十二部修行理念,潛心探尋古承修持方法、要領。



歷經近十年的時間,法明師父和海燈、仁德、妙安、本煥、雲峰、佛源、新成、心安、照元、醫業、傳正、延濤等十九位老和尚從採訪、學佛、知經、禪坐要領到建立師徒緣。而這些老和尚,最後都成為了法明師父的領路人。年輕的法明師父用自己的筆墨記下了他們的修行,記下了他們的“佛、法、僧”三寶,也記下了在寺廟生活的一點一滴。提起那段日子,法明師父印象很深刻:海燈法師給他講了《大佛頂首楞嚴經》裡面有一句“自有一物身中往來”,“一物”即人的佛性、人的自性,自性就是人的主人,把人比作手機,那麼自性就是手機裡面的儲存卡。經書名字裡的佛頂是指頭,自性就在頭頂裡面。師父說:兩歲的小孩頭頂上有跳動,跳動的地方實質就是人的自性如來藏。

在那段日子裡,法明師父師從照元老法師:“內秘二指如來禪,祖師手把虛空禪”。師從仁德老法師:“從外入者,不是家珍,從內發者,方謂真慧”。師從雲峰老法師:“心忘即境空,境空即心滅”。師從本煥老法師:“三世一切人師子,最初成就世間燈”和“肉髻團上,人人古佛家風,毗盧頂上,處處祖師聞根”。 師從心安老法師:“佛本是心自作”。 師從妙安老法師:“息念忘慮,佛自現前”。 師從醫業老法師:“我聞聖師子,清淨日月觀,三摩地空照”。 師從傳正老法師:“凡夫取境,道人取心,心境雙忘乃是慧能祖師真法”。 師從少林行正、永海、延濤禪醫武三師:“一真法界,融會貫通,聞是法門”。

數年的寺廟採訪生活裡,這個25歲出頭的小夥子時常聞熏佛法,開始對諸法實相有了正確的認識與覺悟。彼時正值1993年,中國佛教協會第六次全國代表會議在北京舉行,這是一次關係中國佛教前途和走向的會議,也是一次總結過去、正視當前、開拓未來的會議。傑出的愛國宗教領袖趙朴初居士作了《中國佛教協會四十年》的報告,並曾高瞻遠矚地指出:“根據當前的形勢和我國佛教的實際情況,著眼佛教事業建設與發展的未來,各級佛教協會和全國佛教界都必須把注意力和工作重點轉移到加強佛教自身建設、提高四眾素質上來。”

與此同時,長居寺廟的法明師父也在認真閱讀此次會議精神之後,一個熱切的念頭在他腦海裡久久不能散去:黨和政府的宗教工作理論與實踐與時俱進,他也應該緊跟時代的步伐,正如《大乘妙法蓮華經》有雲:“人天交接,兩得相見”。人要和天打交道,但我們做人不知道要打交道,身上的珍寶不會使用就浪費了!如今我們生逢盛世,改革開放到現今,我們已經渡過了溫飽難關,可以追求實現精神價值。他人生前三十年,投筆從戎,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保家衛國,如今因傷退居前線重新執筆,又在佛陀教育薰陶了十年,他將如何把自己一身的事理傳授出去?他又應當如何把握當前的大好機遇,從國家的大局和佛教事業的根本利益出發,為莊嚴國土、利樂有情、佛日增輝、法輪常轉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出家!出家!出家!

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在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光輝照耀下,為了中國佛教事業,歷代高僧大德及無數釋子前仆後繼,他們披荊斬棘、篳路藍縷,唯求利濟蒼生。如今,法明師父也決意成為他們的一員。1993年,法明師父正式剃度出家,他要學習佛陀的慈悲、智能、威力,他要成就他的佛道。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879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