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迷山水,矢志不渝 ——記著名山水畫家江俊德

發佈日期:2021 年 10 月 12 日 12:16
  • 分享至:



著名山水畫家江俊德是我在80年代初開始在中鐵四局《鐵道建設》報(國內統一刊號)從事採編工作時的美術編輯,亦是老朋友、好兄長。當時,他為報紙繪製的的插圖,清新雅致,為報紙版面及許多文章憑添亮色,增加許多的可讀性與感染力。當年,作為報社美編的他,展示給讀者的頗具西畫風格的各種版面插圖,僅是他繪畫造詣的“冰山一角”,他真正能體現他藝術才華的,則是他摯愛一生,孜孜追求的中國山水畫。



江俊德從20世紀70年代由西畫轉入中國畫創作,曾深入研究石濤、八大山人、新安畫派和黃賓虹畫學。他踏勘祖國的名山大川,搜盡奇峰山水,領略風雨晴晦、陰陽交匯激蕩之態,道路交通、山脈水源穿插離合之致,深切把握大自然中山山水水的內在規律。江俊德以為,中國山水畫是由氣化育而成,中國畫之機理關鍵在於氣貫筆墨,氣領意蘊,氣染丹青。江俊德深諳清人王昱“畫中理氣”的豐富內涵,並以此作為山水畫創作的座右銘,認為是筆墨是氣之載體,氣是山水之本源。氣之氤氳於畫作之中,具象為山水畫中的太陽、雲霧、山川、河流、樹木、花草、飛鳥、風雨、霜雪甚至人物等可視、可感、可觸、可悟的物質。氣之為萬品之流形、為山川之融結,呈現除多彩繽紛的大千世界。傳統山水畫作理念中所謂“畫胸中逸氣”,及吳昌碩先生的“畫氣不畫形”,就是對“畫中理氣”道理最淺顯平易的概括。



近日,江俊德兄在與我通話時,談及他對中國畫的傳承與發展的一些看法和觀點。他說,只講傳承而沒有創新,中國畫必定走進千人一面、千畫一面的死胡同,為時代發展所拋棄,說到這一點,他舉了一例子。“古代女子以裹腳為美,津津樂道三寸金蓮,不說裹腳對當時女性身心的摧殘,僅從審美角度來看,裹腳美嗎?你讓你媳婦或女兒裹腳嗎,她們能願意嗎,那樣美嗎?畫畫也是同樣道理”;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但是,如果只講創新而沒有傳承,其作品也將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缺乏中華民族文化中最基本的元素與特徵。”



通話中,談及對山水畫的評論,他對有些只會紙上談兵的所謂評論家及缺乏中國畫文化底蘊、急功近利的所謂畫家,流露出不屑的語氣,並講了一個成語“夏蟲不可語冰”,他說,你能和生長在夏天的蟲們談論冬天的冰雪嗎?

幾十年的研習與創作,使江俊德先生深悟並宣導:“松、動、靜、圓、清”五字畫訣,以松生氣,以動生力,以靜生意,以圓生渾,以清生逸,五者交互網路、流衍相潤,生髮出氣息充盈,生機蕩漾,姿致躍出而又清淡雅逸的山水佳境。

江俊德在數十寒暑不間斷地參悟、實踐創作中,堅持認定歷代的中國畫,花鳥也好,山水也好,雖風格迥異、特色不同,但都是有著深厚的文化傳統和藝術規範的。中國畫新的表現形式和風格,都是積學養之功,吸收融合外來文化因數,自然孕育而成的。任何藝術都講究傳承、講究根基、講究功夫學養,山水畫也要順正脈,走正道,他堅持中國畫不能唱跑調,要刻求字正腔圓、韻味純厚。江俊德“以理攝氣”、“因氣通幾”的理論闡發和創作實踐,積澱了其多年不懈探索中國畫的心路歷程與深刻感悟。

孜孜不倦寫山水,歷經艱難終未悔。這應該是著名山水畫家江俊德幾十年來,在藝術創作道路上無怨無悔、執著追求、不懈探索的真實寫照。衷心祝願亦師亦兄亦友的老同事江俊德先生,在未來的藝術生涯中,走得更遠,走得更好。

《畫家簡介》江俊德,筆名大德,1947年出生河北,國家一級美術師,臺北故宮書畫院客座教授。早年就讀于河北藝專,中國畫研究院,得李可染先生教誨。多年從事美術編輯工作,後潛心研究黃賓虹與新安畫派。先後在北京中國國家畫院、黃山、合肥、香港、日本神戶等地舉辦個展。作品被文化部、中國國家畫院等機構收藏。(蘭溪)

 




蓮花時報

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jpg

59A3.jpg


 
瀏覽次數:111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