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市場野蠻生長亟須加強治理

發佈日期:2020 年 09 月 23 日 14:20
  • 分享至:

近日,據《南方都市報》調查,上海地下代孕市場“野蠻生長”,多家商業代孕公司明碼標價給出承諾,“65萬包成功,90萬包生兒子。”“如發現胎兒發育畸形會讓代孕媽媽打掉,客戶只管'收貨'。”記者發現,在上海,以代孕中介機構作為連接點,上下串聯起的客戶、代孕媽媽、提供代孕技術操作的醫生,以及開具出生證明的醫院等多方,已合謀撐起了一條龐大的地下代孕灰色產業鏈。

  代孕生意紅紅火火,早已不是秘密。從媒體報導可知,這些打著各種幌子的代孕中介機構,生意興旺,如野草般瘋狂生長,不僅公然租賃高級辦工場地、利用各種信息渠道招徠客戶,還大言不慚地爭奪區域“第一” 、區域“最值得信賴”機構等名號。這固然表明這個市場需求旺盛,競爭充分,但從另一個層面講,也暴露出監管乏力乃至缺失的現狀。

  一方面,目前的代孕機構都是“合法”的企業,這顯然是有問題的。說其“合法”,是指這些機構多以“健康諮詢公司”進行工商登記,屬於正規企業。但在實際操作中,卻“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打擦邊球,超範圍從事代孕生意。對此,若說相關管理部門完全不知情,顯然是說不過去的。據媒體報導,除了記者調查的幾家代孕機構外,之前被媒體曝光的“AA69呂進峰代孕集團”,目前仍在運營。可見,正是因為監管的不到位,助長了代孕機構的野蠻生長。

  或許對“健康諮詢管理”機構的監管,還存在一定的責任劃分難題,但這並不意味著其就應該成為監管盲區,更不意味著有人可以在這方面偷梁換柱、掛羊頭賣狗肉。僅一家機構一年就能接單“製造”出百十個孩子,這顯然不是小事,監管部門應該有一個明確的思路,不能繼續含糊下去了。

  另一方面,眾多連接點的一路綠燈,助推了代孕生意的滋長。事實上,僅僅靠代孕機構,就算其神通再大,恐怕也很難完全搞定上下游各個節點。如果沒有社區、醫生、醫院等有關各方的默契配合,一個個代孕寶寶,怎麼可能洗白身份?比如,代孕機構一般會在社區租房,即便這些代孕媽媽鮮少出門,但以目前的社區下沉式管理,想必不難發現異樣。再如,如果沒有提供代孕技術操作的醫生和實驗室,則受精卵如何移植?如果沒有醫院配合,代孕媽媽如何冒名頂替客戶給孩子建檔?成功生產後又如何開得出《出生醫學證明》?

  事實上,不管是醫生還是醫院,所從事的代孕業務均是未經許可的營生。2001年8月1日起施行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明確“醫療機構和醫護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手術”。明知原衛生部有禁止性規定,且這部管理辦法依然有效,卻依然遊走於黑色地帶,明顯屬於違法行為。

  說到底,代孕生意是靠巨大的利益扭結在一起的。據披露,一單代孕生意,代孕媽媽、代孕機構、醫生和實驗室、醫院等差不多均等分賬,每家可得20多萬元,這樣的生意難怪有人趨之若鶩。

  然而,這樣的生意產生的社會風險也是巨大的。一者,代孕行業始終難逃倫理困境,不管是“卵母”“生母”不一,容易製造倫理慘劇,還是因為代孕生出缺陷嬰兒會出現撫養問題,均會增加社會的成本。再者,若縱容代孕野蠻生長,也會放大可能產生的法律糾紛,甚至會出現強迫代孕、買賣婦女兒童等犯罪問題。

  對此,有關各方理應積極作為,強化監管,既然代孕已經形成了一條龐大的地下灰色產業鏈,那麼就應該從各個環節入手,嚴肅查處,加強治理,唯有齊抓共管,才能徹底斬斷代孕鏈條,回歸常態。

  重視生育障礙患者需求

  要阻止地下代孕市場行業的畸形繁榮,亟待監管層面的跟進。相關部門既要區分對待非法代孕行為和生育障礙患者渴望擁有下一代的心願,又要對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加快立法規範,推動將《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條例》列入國務院立法計劃,提高立法層級,加大對代孕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此外,暗地提供取卵、移植、辦證“一條龍”服務的醫院與醫生,僭越醫療行業的底線,透支了公眾的信任,對於這些看不見的“幫兇”,也必須從嚴查處、以儆效尤,禁絕其與代孕中介的合謀之心。



編輯:Khai

來源:中新網



瀏覽次數:702


蓮花時報

18891_ea9cf7f47dbf4a639be0ee4376e518aa_000.jpg


微信图片_20220221100808.png

1645496277910241.jpg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