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舉政治的「錢規則」

發佈日期:2024 年 04 月 11 日 14:42
  • 分享至:

日前,已鎖定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特朗普宣佈,他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場籌款活動上共募得資金5050萬美元。這一數字刷新了現任總統、民主黨人拜登不久前創下的2500萬美元單場政治活動最高籌款紀錄。

今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又是一場兇猛的「燒錢」競賽。長期以來,金錢是美國選舉中的主導因素,誰能籌集到更多資金就有更大贏面,候選人與「金主」達成「押注—回報」的默契,資本的力量通過政治的權力滲透、影響美國社會方方面面,構成與金錢深度綁定的「美式民主」。

近年來,美國選舉費用一路飆升,金錢與政治的聯姻越發緊密。2020年美國大選總支出高達140億美元,是2016年的2倍和2008年的3倍,其中總統選舉花費達到66億美元,國會選舉花銷超過70億美元。有美國研究機構預測,2024年將是美國史上最昂貴選舉週期,僅各競選人在政治廣告一項上的花銷合計就將超過100億美元。參與競選的資金門檻越來越高,民眾雖有投票權,卻無法對政治產生實際影響,讓美式民主標榜的「自由競選」成了空洞的口號。

黨爭對立加劇是導致競選成本「水漲船高」的重要原因。近年來,美國社會極化、民意撕裂,兩黨及其支持者爭奪選民的爭鬥異常激烈,為了「購得」未來主導資源分配的政治權力,不斷追加押注進而推升競選成本。政治人物尤其善於將社會矛盾話題轉化為爭取民意的工具,越極化,效果越好,這些矛盾涉及氣候變化、墮胎、貿易、移民等經濟民生的方方面面,黨爭博弈的議題越來越多,這意味著兩黨需要在更多的政策制定上投入資金打廣告以爭取民意。此外,在黨爭加劇背景下,候選人相互攻擊詆毀以及兩黨彼此傾軋的算計同樣耗資不菲。《日本經濟新聞》刊文指出,據廣告業界預測,今年大選中政治廣告的費用激增,其中七成是用來攻擊政敵的「負面廣告」,動用「鈔能力」的誹謗戰爭將愈演愈烈。

這種金錢至上、權錢交易的基因深入美國政治體系各個層面。槍支暴力泛濫,背後離不開槍支利益集團投入巨資支持擁槍的政客、阻止控槍法案通過;毒品泛濫成災,背後也離不開大型藥企的大量遊說和政治捐款。競選花錢如流水,但對年久失修的基礎設施投入卻相當「謹慎」,前不久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發生的大橋坍塌事故揭露了全美基礎設施破敗的真實現狀。美國如今堆積如山的社會經濟問題,是長期以來權力為金錢服務,政客對民意充耳不聞、對民生漠不關心的結果。

長期以來,軍工企業資助國會議員實現個人政治目標,議員們批准巨額軍費投桃報李並借機牟利,國防部高官提供源源不斷的軍購合同,通過政商之間的「旋轉門」穿梭套利……為了維持這條巨大利益鏈的運轉,這個由軍方、軍工企業與政客捆綁形成的利益集團不斷在全球範圍內挑起衝突、製造戰亂,令許多國家和地區陷入戰亂動蕩。葡萄牙國際問題專家桑德斯表示,美國外交政策及民主由軍工復合體等寡頭操控,他們獲取巨大利潤的方式之一就是讓世界長期處於戰爭之中,日益依賴美國軍售。

今天美國的政治現實中,美元駕馭權力,成了名副其實主導競選的「錢規則」。在金錢作用下,美國政治呈現出精英政治與大眾民意、政策制定與社會現實之間的脫節。正如美國歷史學家查爾斯•比爾德對美國制度的形容:一伙資本家投機商「成功哄騙普通民眾接受一個有利於少數顯貴的政體」。



瀏覽次數:128


蓮花時報


199a10e12f43ff00eee98a755967c50.jpg

同創集團-小.jpg

茅台.jpg

超然-小.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