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是否真正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中國企業出海經風雨見世面

發佈日期:2020 年 09 月 21 日 17:31
  • 分享至:

互聯網平台TikTok9月19日發表聲明,其母公司字節跳動與美國甲骨文和沃爾瑪兩家公司達成原則性共識,三方將據此盡快達成符合中美兩國法律規定的合作協議。

  聲明說,這份原則性共識已作為提案交給美國政府,TikTok認為三方原則性共識將解決圍繞公司未來在美國運營和發展的問題。TikTok願繼續為包括1億美國用戶在內的全球用戶提供“一個安全和包容的平台”。

  美國商務部19日表示,推遲實施此前宣布的有關禁止TikTok軟件在美國境內應用商店下載和更新的決定,從當地時間20日午夜推遲到27日午夜。

  TikTok的命運數日之內幾經輾轉。這家公司是否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與TikTok合作的甲骨文為什麼“敗走”中國市場?中國企業揚帆出海可能遭遇什麼樣的風浪?本報記者採訪了互聯網和國際貿易問題研究專家。

  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互聯網空間實施嚴密管控

  最近一年,美國對TikTok的打壓力度不斷升級。今年7月以來,特朗普政府更是直接施壓字節跳動:將TikTok美國業務出售給微軟或其他美國公司,否則就將其封殺。

  打壓TikTok的理由,一直被特朗普政府歸結為“國家安全”。上週一,甲骨文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向美國政府提交了一個方案,TikTok在一份聲明中說:“相信這一方案可以解決美國政府的安全顧慮”。媒體披露,按照這一方案,TikTok總部會繼續留在美國,甲骨文將成為TikTok在數據安全合規方面的合作夥伴,為美國用戶提供雲架構服務。由於TikTok美國業務在加州洛杉磯設有辦公室,該方案也被稱為“雲上加州”。

  美國總統特朗普稱,他已“原則上”同意TikTok與甲骨文、沃爾瑪公司的合作方案。

  據中國科學院大學經管學院教授呂本富介紹,TikTok採取的是“數據受託人”模式,即相關公司考慮到當地國家對數據安全的擔憂,選擇當地公司作為“數據受託人”,負責數據存儲並監控對客戶數據的所有訪問。這可能成為未來數據在國際上流動的一種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TikTok到底如何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美國政府並沒有拿出真憑實據。然而,以安全為由進行網絡管制,對於美國政府來說並非個案。“任何一個普通公民發的短視頻,都被認為同國家安全有關。理論上,這種情況是否跟國家安全有關,其實是個問號。”呂本富分析說:“美國有一種把數據安全泛化的趨勢,除了防範已知的威脅,未知的威脅也被納入監管範圍。”

  美國是計算機與互聯網的發源地,也是全球信息產業最為發達的國家,同時也是對網絡空間安全管控最嚴格的國家之一。2003年2月,美國發布《網絡安全國家戰略》報告,正式將網絡安全提升至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並建立了一整套法律制度。

  TikTok曾向美國財政部遞交其與甲骨文的合作方案。隸屬於美國財政部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專門負責對外資併購交易進行國家安全審查。按照美國的規定,CFIUS對“可能導致外國政府獲取美國公民的敏感個人信息的交易”有明確管轄權,一旦某個商業活動涉及美國國家利益、國家安全,往往就會以個人隱私信息洩露為由行使否決權。此前,華為收購美國舊金山灣區技術開發商3Leaf Systems,就曾被CFIUS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否決。2019年11月,CFIUS就字節跳動對美國短視頻應用musical.ly的收購案展開調查。經過接近1年的審查,CFIUS得出結論:字節跳動收購musical.ly的“交易存在國家安全風險,TikTok沒有任何可以解決這些風險的緩解措施”。其理由是TikTok有大量美國用戶使用,由中國人作為控股股東“存在可能”將用戶數據交給中國政府、從而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風險。

  跨境數據流是除了人流、物流、資金流以外的第四流,被美國認為是涉及國家網絡空間安全的重要問題,美國法律對數據存儲和流動設立了極為嚴格的要求。例如,美國《2019年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明確將外國人投資保存或收集美國公民敏感個人數據的公司納入審查範圍,嚴格限制外國企業收集美國公民數據。

  據中關村大數據產業聯盟秘書長趙國棟透露,其聯盟內一家互聯網企業,主要從事手機APP數據採集等服務。該公司在美開展業務受到嚴格監管,採集的數據被嚴禁離境。“美國對虛擬數字世界的相關管控十分嚴密,並有一系列具體的管製手段。”趙國棟說。

  長期以來,美國企圖以“互聯網自由”為旗幟,為其主導網絡空間鳴鑼開道。事實上,宣揚“網絡自由”的美國,從來都沒有對互聯網疏於防範和監管。先進的網絡監控系統遍布美國國內外,實施著非常有效率的監控和管制。可以說,美國是全球互聯網監管最嚴的國家。

  “美國推行'網絡自由'的真正目的和意圖,就在於實現其網絡空間的利益和霸權。如果'網絡自由'不能保證其市場擴張和國家利益,美國就會以管制取代自由。TikTok事件又一次暴露了其以國家安全作外衣、在監管上無所不用其極的真實面目。”趙國棟說。

  與TikTok合作的甲骨文為什麼“敗走”中國市場

  與TikTok的一紙協議,讓總部位於美國加州的甲骨文公司再次進入公眾視野:這個曾經在中國企業級軟件領域輝煌一時的產業巨頭,為何近來在中國市場少有消息?

  熟悉信息產業發展的人士披露,事實上,隨著近年來中國本土互聯網服務企業的崛起,甲骨文公司不得不從中國市場“敗走”了。

  甲骨文(Oracle)是全球排名僅次於微軟的第二大軟件公司,數據庫市場的絕對寡頭。1989年,甲骨文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在深圳、北京、上海、蘇州、南京相繼成立研發中心。然而,2019年5月,甲骨文在中國市場踩下了急剎車:中國區研發中心首批裁員約900餘人,佔總人數近六成,整個中心或面臨整體裁撤。這被視為甲骨文“敗走”中國市場的標誌性事件。

  甲骨文在中國市場的敗退,是市場競爭的結果,也是數據庫行業深刻變革使然。自1968年IBM推出第一代數據庫DB1以來,數據庫一直是企業信息技術系統的核心。2000年以後,互聯網和雲計算技術變革,開源、分佈式和雲計算為主導的新數據庫時代逐步來臨。曾經的創新引領者甲骨文反應遲鈍,甚至站到了新技術的對立面。

  傳統IT廠商在雲時代走向沒落,其在華業務被迅速崛起的中國互聯網企業取而代之,甲骨文的敗退正是這一進程的寫照。2009年9月,阿里雲宣布成立,不久其工程師寫下了飛天的第一行代碼。2013年5月,支付寶最後一台IBM小型機下線。同年7月,甲骨文的數據庫被從淘寶核心的廣告系統剔除。作為甲骨文此前在亞太地區的最大客戶,阿里的“去IOE”(IBM、Oracle、EMC的簡稱)反映了國內數據庫市場在互聯網時代的新選擇。隨著各類大小企業紛紛將數據庫業務“駛”向雲端,目前,中國科技類企業有80%在使用阿里雲服務,全國已有29個省市區將政務服務搬上支付寶。

  類似的進程也發生在其他行業。在國產汽車迅速成長的背景下,因在中國市場受挫,法國車企標致雪鐵龍去年宣布停止發展在中國的合資企業長安PSA,不久前又決定將在中國設立的電池生產線遷回法國當地。2019年,標致雪鐵龍在中國和東南亞的汽車銷量僅為117萬輛,同比下降55.4%,其在中國的損失高達7億歐元。“近年來中國市場競爭激烈,特別是國產汽車迅速崛起,中國已經過了'貼個外國牌子,就能賺得盆滿缽滿'的時代了。國際品牌必須要和中國市場深度結合,才能在中國繼續發展。”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兼產業研究部部長許海東說。

  中國是擁有14億人口和龐大中等收入群體的超大規模消費市場,是全球CEO眼中本國以外最重要的增長市場。“一些外國企業退出中國市場,並不是因為我們的人力成本優勢正在消失等宏觀環境的變化,很多情況是企業微觀競爭的結果,是他們的在華業務被中國企業替代了。撤資退出的背後,是這些產業中中國企業的崛起。”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說。

  世界產業發展規律說明,技術的更迭,總會將不適應變化的舊霸主推下寶座。甲骨文“敗走”中國市場,其實是中國互聯網企業激流勇進、捕捉並擁抱互聯網規則的必然結果。

  中國企業揚帆出海是一個坑一個坑摔出來的

  字節跳動被認為是出海成功的中國互聯網企業。最近幾個月來,TikTok在美國的命運令各方關注。

  前有中興、華為,現有微信、字節跳動,它們在美國的種種遭際,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企業揚帆出海時不得不面對的風浪。事實證明,它們之所以成為美國當局針對的目標,恰恰是因為自身發展得足夠快、足夠好。它們所遭遇的挫折,也給國人打了一針清醒劑:中國企業要走向世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些年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特別是中國企業的發展,使之逐步替代了一些美國企業的在華業務,這是美國企業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同樣,中國企業以比較快的速度進入國際市場包括美國市場,也要更加深入地了解美國的政治法律文化和監管的強度力度,否則就可能水土不服,甚至跌入陷阱。

  “沒有離開政治的經濟,也沒有離開國內政治的國際貿易。企業在走出去之前,要全面熟悉和把握國際慣例以及東道國的法律政策。”屠新泉分析說,企業進入的國家不同,其投資風險和應對策略相應就會有差別。比如市場經濟成熟的國家,比較關心的是你的合規性,你的企業是不是足夠市場化,符不符合他們的規章制度,另外,他們的國家安全審查也是一個重要考量;對於政治局勢不穩定的東道國,要防範風險做好備案,主動參加海外投資保險,必要時積極尋求國家層面的干預和協調,借助國家和相關國際組織的力量保障企業合法的海外權益。

  “國際夥伴的政治及社會資源,能在相當程度幫助中國企業對沖出海風險。”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研究員祝繼高說,企業開展對外投資和海外經營,要通過幫當地解決就業、服務社區等方式,與之形成緊密的連接,這同樣有助於更好防範和應對對外投資中的各種風險。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大變局的演變,國際環境日趨複雜,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一些國家單邊主義、保護主義盛行,我們必須在一個更加不穩定不確定的世界中謀求發展。即便企業揚帆出海一時遭遇挫折,也不必對企業的未來失去信心,因為我們還有巨大的國內市場,這始終是中國企業的根基和後盾。“全世界寶馬X5最大的生產國在美國,但從後年開始,寶馬X5將在中國建廠,因為世界最大的汽車銷售市場在中國。同樣,我們的企業也要把中國市場做深做細做實,實現關鍵核心技術和關鍵零部件的自主研發,這是走向世界的基礎,也是以備不虞的戰略後盾。”許海東說。

  小米公司董事長雷軍曾經坦言:“小米'走出去'並非一帆風順,企業國際化是一個坑一個坑摔出來的。”英雄自古多磨難。走過的彎路會使我們冷靜下來,尋找到更加行穩致遠的道路。



編輯:Khai

來源:中新網



瀏覽次數:1648


蓮花時報

18891_ea9cf7f47dbf4a639be0ee4376e518aa_000.jpg


微信图片_20220221100808.png

1645496277910241.jpg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