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嗎?全球軍費創新高

發佈日期:2023 年 04 月 27 日 19:56
  • 分享至:

【本報特約記者卜樂】4月24日,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發佈了2022年全球軍費開支資料統計報告。報告顯示,全球軍費支出在 2013~2022 十年間增長了19%,並且從2015年開始,全球軍費支出連續八年保持增長趨勢。相比2021年,2022年全球軍費支出實際增長了3.7%,達到了2.24萬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其中,美國以高達8770億美元的絕對優勢高居榜首,佔全球軍費總額39%,其軍事支出超過排名前十的其他國家的總和,而中俄分別以2920 億美元和864 億美元排在第二、三名。

2022年,全球範圍內軍費增長最多的地區是歐洲,增幅為13%,創近30年來最高增速,總額達到4800億美元。其中,中歐和西歐國家的軍費開支總額為3450億美元。即使按實際價值計算,這些國家的軍費開支相比2013年也增長了30%,並且首次超過1989年冷戰結束時的水準。在歐盟國家中,芬蘭(+36%),立陶宛(+27%),瑞典(+12%),波蘭(+11%)的軍費支出增幅最大。

亞洲和大洋洲國家軍費開支合計為5750億美元,比2021年高出2.7%,與2013年相比增長了45%,並且自1989年起就呈持續上升趨勢。其中,中國的軍費開支為2920億美元,比2021年增長4.2%,比 2013年增長 63%,已經連續28年增長;印度的軍費開支為814億美元,位居世界第四,比2021年增長了6.0%。值得重視的是,2022年日本的軍費開支達到了460億美元,在2021年至2022年間增長了5.9%,佔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1%,達到了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的最高水準。

在中東地區,沙特的軍事支出為750億美元,相比2021年增加16%,成為全球第五大軍費支出國。卡達由於擴大了武裝力量並升級其武器庫,因此軍費支出增加了27%。

俄烏衝突增憂  國際軍貿升溫

細分來看,俄烏衝突是全球軍費上漲的主要原因。2022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後,一些國家大幅增加了軍費開支,而另有一部分國家則宣佈了在未來長達10年的時間內提高軍費水準的計劃。俄羅斯2022年的軍費開支大約增長了9.2%,達到864億美元,是俄羅斯2022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1%,高於2021年3.7%的佔比。而烏克蘭的軍費開支在2022年達到440億美元,增幅高達640%,這是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開始統計1949年以來的軍費開支之後最大規模的增幅。前面提到的歐洲的軍費支出增幅最大(+13%)也是因為俄烏兩國的大規模衝突。同時,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和對俄羅斯的反對影響了許多國家的支出決定。2022年北約成員國的軍費開支總額為12320億美元,比2021年增長了0.9%,佔全球軍費開支的55%。如果算上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盟友澳大利亞、日本、紐西蘭和韓國,這個數字則上升到61%。

而且,即使美國目前面臨著1981年以來的最高通脹水準,其仍是世界上最大的軍費開支國,其軍費開支是世界第二大軍費支出國中國的三倍,而且2022年美國軍費支出相比2021年有0.7%的實際增長率,如果不是因為通貨膨脹,這個數字可能會更高。2022年美國軍費開支增加主要是因為向烏克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財政軍事援助,而鑒於美國的開支規模,即使百分比略有增加也會對全球軍費開支水準產生重大影響。2022年,美國對烏克蘭的財政軍事援助總額為199億美元,這是自冷戰以來單獨年份中任何國家向單個受益方提供的最大軍事援助金額,僅佔美國軍費支出總額的2.3%。與此同時,美國一直牢牢佔據世界軍貿的第一把交椅。美國國務院1月25日公佈的資料顯示,2022財年,由國務院授權的美政府對外武器銷售總額躍升至約519億美元,較上一財年飆升49.1%。2022財年,美國國防承包商直接向其他國家和地區出售的武器和軍事裝備授權總價值約為1537億美元,較上一財年的1034億美元激增48.6%。截至2022財年末,在美國國務院下屬國防貿易管制局登記從事國防貿易活動的實體總數14445個,較上一財年同樣有所增加。

地緣政治風險上升  不安全感加劇

2月17日至19日,在德國慕尼克舉行的第59屆慕尼克安全會議在會前發佈了《2023年慕尼克安全報告》和慕尼克安全指數,其中強調,世界正在進入爭奪未來國際秩序的關鍵十年,同時全球進入了一個不安全感無處不在的新階段。SIPRI也在一份聲明中指出:近年來全球軍事支出的持續增長,表明我們生活在一個越來越不安全的世界,各國正在加強軍事力量,以應對不斷惡化的安全環境,預計這種趨勢在短時間內不會改善。

同樣,東亞的緊張局勢也是如此。東亞地區的爭議包括台海及南海等問題,中國堅持台灣是不可分割的領土,域外國家不應該操作台海議題,干涉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而菲律賓、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國聲稱南海存在主權爭議,同時,南海涉及一條主要的海上貿易路線。此外,日韓兩國因為獨島問題產生爭端,中日兩國因釣魚島問題產生爭端,而日本與俄羅斯也就位於北海道東北部的千島群島存在長期的主權爭端。此外,日本的軍事政策也正在發生深刻轉變,二戰後日本對其軍費開支和軍事能力的限制似乎正在放鬆。2022 年日本發佈的新《國家安全戰略》更是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旨在在未來十年內提高日本的軍事能力,以應對所謂來自中國、朝鮮和俄羅斯日益增長的威脅,日本在二戰戰敗後,一直有勢力尋求突破和平憲法,走上對外派軍的道路,這一企圖越發明顯,也加劇了東亞地區的區域軍事風險和地緣政治風險。

在世界進入大國對抗與衝突加劇的危險期之際,國際社會對嚴峻的安全局勢與發展趨勢應予以高度重視。首先,各國應凝聚共識,增強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其次,大國應建立一個就世界性事務和各大國關切等重大問題進行溝通和協商的溝通管道,盡力消除誤會和化解矛盾;再者,秉持集體安全原則和多邊主義精神,提升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和聯合國解決安全問題的效率與能力。



瀏覽次數:1158


蓮花時報


199a10e12f43ff00eee98a755967c50.jpg

同創集團-小.jpg

茅台.jpg

超然-小.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