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商聖猗頓

發佈日期:2022 年 12 月 07 日 16:02
  • 分享至:

猗頓富可敵國的商業版圖在今山西省臨猗縣。(孟文虎攝)


春秋戰國時期,隨着社會變革及生產力提升,我國商貿事業蓬勃發展起來,社會上開始出現一些富可敵國的商人。他們或先官後商,如陶朱公范蠡、白圭,或亦官亦商,如孔子得意門生子貢。

這其中,有這麼一位寒士,憑着聰明才智和勇於開拓的創新精神,僅用十年時間,便完成人生逆襲。他便是被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中稱為「與王者埒富」的一代巨商猗頓。

在民間,猗頓被譽為中國商業之祖、晉商鼻祖等。11月19日,山西省運城市臨猗縣線上召開「中國·臨猗猗頓文化研討會」,來自中國先秦史學會、山西省社科院(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山西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等單位的逾40位專家學者一致認定猗頓為「中華布衣商聖、中華實業商祖、中華晉商鼻祖」,是我國古代商業文明的典型代表。


猗頓陵園內猗頓雕像(臨猗縣文旅局供圖)


那麼,猗頓到底是通過何種手段致富的?他對我國商業史有何貢獻?為何除司馬遷外,先秦名家韓非子,西漢初年著名政論家、文學家賈誼,以及編寫《幼學瓊林》的明代人程登吉等,都曾在其著作中提到他的富有?

求教范蠡十年巨富

在臨猗縣王寮村西,有一座陵園,名猗頓園。園內幽雅清靜、古樸肅穆,蒼松翠柏如守護神般遍佈陵園各個角落。沿着園內甬道往前走,不一會兒,可見一座磚砌的大墳冢,這便是猗頓的墓地。

據《孔從子·陳士義》記載:猗頓原本是魯國一介寒士,「耕則常飢,桑則常寒」,聽聞陶朱公范蠡經商致富故事後,遂「往而問術」,朱公告之曰:「子欲速富,當畜五牸。」「五牸」,即五種雌性牲畜,這裏泛指母畜。之後,他便來到王寮村一帶,以放牧牛羊起家,「十年之間,其息不可計,貲比王公,名馳天下」。因其興富於猗氏,夏代時,當地有猗國,故曰猗頓。

從以上記載可以看出,猗頓並非姓猗。關於其姓氏,今王寮村附近,還有兩個村子:王景村和王鑑村。傳說,這三個村名,是猗頓三個兒子的名字。如果傳說為真,那麼,猗頓應姓王。至於其名是否為「頓」,已無從考證。

放牧本是極為平常之事,華夏大地幾乎處處皆可為之。作為一名魯國人,在古代交通不便情況下,猗頓為何要千里迢迢來到猗地放牧?

關於這一點,在王寮村東不遠處,還有一村,名太范。據說,范蠡晚年雲遊四方,曾在太范村隱居過一段時間。如今的王寮、太范一帶,人口稠密、繁華富庶,但在當時,這一帶位於涑水之南,地廣人稀、水草豐茂,的確是個放牧的好地方。

此外,猗地屬晉國地盤,早在晉文公時期,晉國即施行了「輕關、易道、寬賈、通商」等惠商政策。

同時,晉國還有着良好的法治環境。晉頃公時,晉卿趙鞅、荀寅將「范宣子刑書」鑄於鐵鼎上,公之於眾。晉國在「成文法」方面遠遠走在了各諸侯國前列。


猗頓受益於運城池鹽,興時與王侯同等富貴。圖為運城七彩鹽池。


還有就是,晉國猗地東南有一天然大鹽湖,即今運城鹽湖,也叫運城鹽池。當地所產之鹽與海鹽不同,不用煉煮,只需將池水澆於地面,風吹日曬後遂可結晶成鹽。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也提到,猗頓正是「用盬鹽起」,才與王者同等富貴。「盬」,即今運城鹽池。

作為春秋末年著名政治家、軍事家及經濟學家,范蠡對晉國以上情況應該有所了解,並極有可能在晚年時來過猗地。而猗頓很有可能是受到范蠡指點,才挈婦將雛,遷居至此。

先秦時的運城鹽池,政府並不壟斷,而是任由民眾開發經營,政府只需抽稅即可。也就是說,猗頓很有可能是通過養殖放牧,有一定經濟基礎後,才涉足鹽業的。也有可能是邊放牧邊採鹽販鹽。畢竟放牧不是什麼難事,其家人完全可以勝任。

為獲取最大利潤,據說,猗頓販鹽之路最遠至西域一帶。同時,他還將西域出產的各種珠寶帶回中原,且沿途開了數十家珠寶店。久而久之,猗頓也成為鑑賞珠寶的行家裏手。

《尸子·治天下篇》記載:「智之道,莫如因賢。譬之相馬而借伯樂也,相玉而借猗頓也,亦必不過矣。」《抱朴子·擢才》也記載:「結綠、玄黎,非陶猗不能市也。」前者將猗頓相玉與伯樂相馬相提並論,後者則指出,像「結綠、玄黎」這樣的珠寶,非陶朱公范蠡和猗頓,則無法交易。可見猗頓鑑賞珠寶水平之高。

養殖放牧、採鹽販鹽、販賣珠寶,短短十年間,猗頓通過白手起家,一躍而成為傾國巨富,而他也是我國史載最早的大鹽商。

據說,猗頓產業最盛時,方圓數百里,「西抵桑泉、東跨鹽池,南條北嵋,皆其所有」,儼然一個小諸侯國。難怪韓非子在《解老》篇中感嘆:「上有天子諸侯之勢尊,而下有猗頓、陶朱、卜祝之富……」

在這裏,韓非子將猗頓與天子諸侯並提,並將猗頓排在范蠡前面。要知道,韓非子與猗頓的生活年代並不久遠,他很有可能知道,猗頓之財富,其實已遠遠超過自己的「老師」范蠡。

勇於開拓善於創新

臨猗縣於1954年由臨晉縣和猗氏縣合併而成。據《猗氏縣誌》記載,猗頓出生於約公元前480年。這一時期的魯國,私學在孔子(公元前479年去世)及其弟子傳播下,已蔚然成風。結合猗頓身份為「士」來看,他很有可能上過私學,有着一定文化基礎,或者說文化水平並不低。而這對於其放牧和經商必然有着很大幫助。

據王寮村一帶傳說,猗頓其人,無論做什麼,都比常人用心,特別善於觀察、學習和創新。

如養殖方面,猗頓發明了「斗米養千雞」。即將一斗米煮熟,埋於地下,待發酵生出大量富含蛋白質的蟲子,然後用蟲餵雞,從而大大降低了養雞成本。

放牧方面,為了讓牲畜增肥長膘,抑制雄畜之間撕咬打鬥,猗頓創新了去勢法。民間傳說,猗頓為雄畜閹割祖師爺。

開發鹽池方面,猗頓改良了過去天日澆曬的傳統產鹽方式,而採用懇畦法,即在鹽池邊懇地為畦,然後將池水引入畦內,大大提高了池鹽產量。

販鹽過程中,如果遇到優種牛馬等,猗頓還會買回來,通過與本地牲畜雜交,優勝劣汰,從而改良其品種。至今,人們還傳說,運城一帶的大黃牛、高個驢,均是猗頓改良的結果。

販珠寶,猗頓竟開起「連鎖店」,可謂是我國連鎖開店第一人。

隨着產業進一步擴大,猗頓還在王寮村一帶興辦「三園」,即桃、杏、桑園。並從魯國引回優良樹種。王寮村至今還有一個古老傳說,即「東桃西杏南桑園」,意指「三園」位置。

之後,猗頓又在桑園辦起繅絲加工廠,人稱「繡花園」。據說當年,猗地出產的絲綢,一度與魯帛齊名。只是不知道,猗頓販鹽至西域時,是否也把自家產的絲綢帶過去,如果有的話,猗頓可算是我國絲綢之路開創者之一。不過,以猗頓的聰明才智和經商頭腦,販運絲綢至西域,極有可能。畢竟,絲綢可比鹽份量輕,且便於攜帶,鹽能過去,絲綢當然也能過去。

由於猗頓勇於開拓、善於創新,在其經營領域,無論從事哪個行業,他都能成為本行業翹楚。

據說,晚年時,猗頓還編寫了一本《箴言集》,以便將自己的經營理念傳於後世,內容分別為:畜牸篇、畜禽篇、三園篇、製鹽篇、交易篇、養生篇共六部分。王寮村村民說,這本書,老一輩人還讀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被毀。

急公奉餉廣施仁義

從王寮村往東,走不多遠,有一座「猗氏故城」遺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晉書·地理志》記載,「猗氏故城」古稱「猗頓城」。當地傳說,該城為猗頓所建,可謂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座商貿城。


猗頓陵園內猗頓墓。(孟文虎攝)


猗頓為何要建這樣一座城呢?《重修周逸民猗頓氏墓記》碑文記載:猗頓「急公奉餉,上有利於國」「憫孤憐貧,下有濟於民」。周逸民,是說猗頓是周王朝時一位節行超逸之人。對上,當國家遇到災難或緊要事時,他拿出錢財「利於國」;對下,遇到孤貧之人,他慷慨解囊「濟於民」。

猗氏之地,時屬晉國魏氏封地。猗頓創業前期,適逢晉國劇變,魏韓趙三家共滅智家,分其地,三家分晉之勢形成。之後,魏氏進入修養生息階段,這也為猗頓創業提供了良好的營商環境。後來,魏氏大力伐秦,幾乎滅掉整個秦國。這時候,猗頓已富甲一方。作為晉國或者說當時的華夏「首富」,戰爭期間,猗頓肯定少不了「急公奉餉」。

當地傳說,猗頓為人豪爽、仗義,對於錢財,與范蠡一致,能聚能散。隨着商貿事業逐步擴大,前來投奔他的人越來越多,這其中,自然少不了大量流民。遇到災荒之年,他扶危濟困、憫孤憐貧。至今,王寮村還有一條「飯家巷」,傳說就是猗頓當年舍飯賑災之地。加之四面八方前來找他進行貿易的人逐年增多,其居住的地方,已成為一個超級大的居民點。種種因素疊加在一起,猗頓遂以一己之財建起了一座城池,可謂是空前絕後、亙古未有。


猗頓文化長廊(臨猗縣文旅局供圖)


傳說,猗頓在臨去世前,比他的「老師」范蠡做得更絕。范蠡雖曾「三致千金」,但晚年時,還是將產業交由子孫經營。而猗頓則全部散盡,僅留下三個居民點,交給自己三個兒子,這就是如今的王寮、王景、王鑑村。當地人都知道,由於猗頓教導有方,三個兒子關係特別和睦。至今,王景村和王鑑村如果有人要去王寮村辦事,當別人問「去哪兒時」?還有人會答道:「去大哥村里呀!」

幸福是奮鬥出來的。猗頓一生,通過自我不斷努力、奮鬥,不僅收穫了海量財富,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而且還給華夏商業史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難怪其能世世代代受到後人的尊崇和敬仰。



瀏覽次數:704


蓮花時報


199a10e12f43ff00eee98a755967c50.jpg

同創集團-小.jpg

茅台.jpg

超然-小.jpg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