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山訟海”疑無路 “時間沙漏”將見底 郭文貴的“擠牙膏”式退款難掩“假破產”之惡意

發佈日期:2022 年 09 月 22 日 17:09
  • 分享至:


郭文貴申請破產,實在是“泄水保船”之舉。根據SEC的GTV公允基金退款公告,郭文貴已向SEC支付了總計4.55億(455,439,194.49)美元。退款行為坐實了詐騙之嫌,但退款數額與他從5000多名投資人手裡騙取的4.87億(486,745,063)美元相比,還有3200萬美元的缺口。與SEC命令的5.39億(539,433,428)美元退款額(除4.87億美元詐騙贓款外、還有約1769萬美元的判決前利息和3500萬美元民事罰款)相比,還有8400萬美元的缺口。這些缺口到哪裡去了?說明郭文貴還有所保留,留下這點資產以圖東山再起。而保留資產的途徑,就是利用美國司法資源,打著騙過法官的小算盤,申請破產保護。

也正是因為SEC基於郭文貴的退款啟動了面向投資人的退款程式,所以他在蓋特的大直播已經沒有人觀看了,觀看量一度跌為零。這說明螞蟻們雖然深知郭文貴是騙子,但之前在得不到退款保障的情況下,抱有期望的螞蟻只能依附在郭文貴左右,看他的直播,贊他的視頻。甚至一度有農場內部反戈螞蟻爆料,農場內部規定了GTV和蓋特的視頻觀看量、贊評量任務指標,營造出蓋特即將超過推特臉書,一躍成為全球第一社交媒體平臺的假像。如今SEC打開了退款的閘門,螞蟻們就紛紛棄郭文貴而去了,場面陷入繁華後的冷清。更可笑的是,郭文貴為了隱匿資產,除了在遊艇Ladymay和18樓的問題上把自己的至親拉下水,現在又說蓋特和GTV與他沒有關係。

這把蓋特CEO傑森﹒米勒置於何種境地?如果米勒配合郭文貴在法庭上作偽證,那麼蓋特即將上市卻永遠沒有上市的詐騙責任將由誰來承擔?螞蟻投資蓋特的詐騙款將由誰來退還?米勒肯定不會承擔這個責任。他肯定也沒有料到,郭文貴會在危急關頭把鍋完全甩給自己。老謀深算的郭文貴在啟動一個詐騙項目之前,必定盤算好怎麼甩鍋,在立項之前就做好了和自己撇清關係的佈局。但郭文貴搬起的石頭到最後砸的往往是自己的腳,恰恰是這樣的佈局和這些代理人,將成為郭文貴的掘墓人。作為郭文貴至親的郭強和郭美,都深知他的秉性,因為是至親,所以瞭解得更透徹。也因為是至親,他們為了保住老爹,可以在法庭上作偽證對抗法官。那麼非親非故的米勒,何必用自己的“錢途”為一個落進下石給自己甩鍋的騙子買單?

退一步講,就算米勒受了郭文貴的蠱惑,選擇在法庭上作偽證,也影響不大,畢竟多方證據證明郭文貴就是蓋特和GTV的創始人和實際控制人。郭文貴隱匿資產的這套伎倆,美國法官估計看得多了。上次庭審後法官就表示,4月27日之前不再安排聽證,並警告郭文貴:“如不能達成共識,時間沙壺將比你預期的更快見底”。破產局也表示贊同法官。這是什麼意思?意思是法官和破產局都知道郭文貴是在拖時間。正如奧斯特拉格法官所說,郭文貴將其資產隱藏在“空殼公司和家庭成員”的迷宮中。但是根據美國司法精神,就算知道你是騙子,但只要你提出動議,還是要走程式。你惡意破產、藐視法庭,我就層層加碼,幾千萬的欠款變成現在的近乎2億。法官不急,隨著時間的流逝,急的是郭文貴。只要郭文貴不跑路,一切就都在法官的掌控之中。

實際上,郭文貴破產案和PAX案已經從紐約南區破產法院移交至聯邦康州法院,而聯邦康州法院支持破產局的意見。美國破產局的指控裡,字裡行間透露出郭文貴惡意破產的信號。一旦被駁回破產動議,根據破產法,郭文貴將面臨20年以上的監禁。我們期待著4月27日,法官在審理PAX的恢復執行蔑視法庭判決動議時,直接對郭文貴執行藐視法庭的1.34億判罰,並且駁回破產動議。無論怎樣,郭文貴在訴山訟海中已受重創,元氣大傷。

善泳者溺于水,擅騙者墜於訟。作為一個訟棍,郭文貴在過去四年來起訴過的除了諸多戰友,還有國際刑警組織、華美銀行、富國銀行、推特、YouTube和Facebook公司等諸多實體,指控多維新聞為PAX案提供假證據。他很有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指控米勒為破產法院提供假證據,狀告破產法院和聯邦康州法院的法官因為被藍金黃而做出“歪曲事實”的判決。但現在他的濫訟沙漏就快見底了,在SEC的步步緊逼下,退款4.55億美元,是郭文貴一敗塗地的標誌性節點。對於螞蟻們來說,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郭文貴雖然會做出殊死掙扎的舉動,但螞蟻們的黎明終將到來。



瀏覽次數:240


蓮花時報

18891_ea9cf7f47dbf4a639be0ee4376e518aa_000.jpg


微信图片_20220221100808.png

1645496277910241.jpg



100期-up-06-06-05.jpg

 

100期-up-UP01-03.jpg

100期-07.jpg



回最頂